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野火+番外 作者:鱼霜(中)

发布时间:2020-11-16 10:37 类别:GL百合

都市情缘商战职场恋爱合约
第47章 通知
  说谎精。
  喃喃低语犹如贴在耳边,祁蔓刹那就想到小时候牵着黎言之衣角,被她看着,蹙眉问:“你哭什么?”
  “我没哭!”她义正言辞的反驳。
  面前的人无奈笑:“没哭就没哭呗,凶什么,说谎精。”
  这三个字从儿时记忆辗转成她们之间的情话,祁蔓功不可没,她喜欢听黎言之说,有时候还会诱她说出来,贴在耳垂旁,呼吸浅浅,声音带着笑意。
  就如现在这般。
  祁蔓抬眼,见黎言之靠在椅背上,脸依旧苍白如纸,细汗覆在她耳鬓处,灯光下,隐隐发亮,她抿唇:“黎总还好吗?”
  “不太好。”黎言之很实诚:“还有点头疼。”
  祁蔓:……
  这话真是让人没法接。
  好在唐韵回来的及时,带了一碗清汤,还有一碗白粥,服务员跟在身后端着托盘,唐韵道:“你啊,身体不舒服就吃清淡点的。”
  黎言之抬头:“谢谢唐阿姨。”
  祁蔓余光瞄着她吃一碗白粥,她对唐韵道:“唐总,关于方案我还要再做调整,下次我送您公司去。”
  “不着急。”唐韵道:“你们年轻人不要只顾着工作,也要照顾身体,你看言之,病成这样。”
  黎言之没吭声,只是低头喝汤,她在人前素来干净利落,随时可以上台演讲的那种精英干练样,现在却靠在椅子旁,一勺一勺喝汤,姿态虚弱。
  唐韵没好气:“你这个样子,你姑姑看到,肯定又要说你了。”
  “唐阿姨。”黎言之放下勺子,对唐韵道:“不要告诉我姑姑。”
  她在长辈面前少了些气势,多了几分温和,这幅样子倒是和在别墅相差无几,祁蔓有两秒恍惚,黎言之道:“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去医院,两位慢聊。”
  唐韵跟着起身:“我送你去吧。”
  她说完看向祁蔓:“下次聊?”
  祁蔓点头。
  黎言之拎起包道:“唐阿姨回去休息吧,我已经和楚宇打过招呼了,去拿点药就好。”
  她固执的样子让唐韵没辙,祁蔓更是说不上话,三人一起往外走,她们走后,一双眼睛盯着三人。
  张玲站在帘子后面微诧,她以为祁蔓是约黎言之出来谈生意的,没想到她不仅约了黎言之,还约了唐韵。
  也说的过去,唐韵是这次特殊原材料供应商,确实要打好关系,但张玲看三人一起走出去的神色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
  祁蔓的方案是什么?
  张玲之前并没有在意过,她觉得自己的低价已经远胜于祁蔓和邵天,黎言之不可能舍弃她和祁蔓签约,可是现在看到三人有说有笑的走出去,张玲又觉得困惑,就像她组员说的那样,如果黎言之真的对她方案中意,为什么要拖这么久不签约?还在犹豫什么?今晚为什么要约祁蔓?
  张玲脑中闪过这些问题,原本准备跟着黎言之出去的脚步顿住,她在屏风里站了好一会才转头离开,给张春山打电话。
  “爸,你还在公司吗?我有事找你。”
  张春山本就因为张玲针对祁蔓的‘闹剧’不开心,但是那场直播多少让他挽回面子,所以没对张玲发火,只是平静道:“什么事啊?”
  张玲听出他语气的冷淡撒娇:“爸——你吃晚饭了吗?我想和你一起吃饭。”
  到底在身边多少年的女儿,张春山再大的气也撒不出来,他道:“行了行了,多大的人了,还撒娇,我在公司呢,你直接过来吧。”
  张玲抿唇笑:“好。”
  她说完眉目舒展开,走出酒店到停车场取车,黑色轿车缓缓开出停车场时另一辆车里的人才开口道:“黎总,刚刚张小姐一直跟着您。”
  黎言之按住微疼的头:“知道了,去医院。”
  保镖不再回话,转头和司机说了声,车离开酒店,往医院驶去,路上黎言之接到楚宇电话,那端不解:“药不是刚给你配好的吗?怎么又没了?你最近头疼的厉害?用药多吗?”
  黎言之按着太阳- xue -道:“没吃多少,不小心洒了。”
  “你这——”熟悉的念叨袭来,黎言之将手机放在旁边,靠在椅背上,转头看窗外,霓虹灯闪烁,灯光忽明忽暗,风景从窗边擦过,半空中只有被风吹落的叶子,还沾着雨水的- shi -气,贴在车窗上,黎言之细细看,被手机那端打断:“我说的这些都要记住!”
  “好。”黎言之附和:“我马上到了,你把药送出来吧。”
  “小祖宗一样。”那端嘀咕一句挂断电话,楚宇拎药走出医院,眉目有些担忧,黎言之很会照顾自己,几乎不生病,对药物更谈不上依赖,但就最近,楚宇发现她用药量越来越大,刚配好没几天的药的,现在就没了,在以往那可是半年的量。
  黎言之的转变让楚宇一直忧心忡忡,就连见面都眉目紧锁,黎言之从他手上接过药,听他道:“不舒服我就给你再做一次检查,不要强撑,你看你脸色——”
  “我没事。”黎言之打断他的话,淡淡道:“就这样,下次聊。”
  楚宇没辙点头,往她车里看去,问道:“你一个人?”
  黎言之狐疑:“怎么了?”
  “你上次那秘书呢?我觉得她挺会照顾人的。”
  一句话让黎言之神色微顿,在不算明亮的路灯下,她表情转化几乎看不见,黎言之眼底闪过亮光,抿唇不语。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黎言之只觉头更疼了,她身形晃了下,摇头道:“辞职了。”
  “怎么真辞了?”楚宇道:“那姑娘挺好的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