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偏心 作者:三月图腾(上)

发布时间:2020-11-20 09:26 类别:GL百合

都市情缘虐恋情深破镜重圆
 
  文案:
  陈孑然的人生,在外人看来,实在很美满——有父母,有手足,有朋友。
  可是,却从没人对她好过。
  只有顾茕说:“我想对你好。”
  就这一句话,陈孑然从此沦陷。
  结果从开始到分开,顾茕的每一句话都不是真的。
  所以后来,再遇到顾茕,她的每句话,陈孑然都不敢相信了。
  “全世界的心都偏到了妹妹身上,我以为你会是不一样的那个。”
  “可惜。”
  陈孑然说不出多恶毒的话,再愤懑,不过“可惜”二字。
  连责备都算不上。
  顾茕的心很疼。
 
  #CP:顾茕(qióng)X陈孑(jié)然#
  【避雷】:
  1.攻渣,不换攻,追妻火=葬=场。
  2.结局在一起,happy ending。
  3.先虐受后虐攻,又虐又狗血,非狗血文爱好者别看。
  4.文明发言,不要骂人,谢谢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虐恋情深?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孑(jié)然,顾茕(qióng) ┃ 配角: ┃ 其它:HE
  一句话简介:我希望有人爱我   立意:即使在黑暗中,心也永远向着光明
 
  作品简评:
  陈孑然平庸、内向,相貌聪慧都不及妹妹的十分之一,向来孤僻,是旁人眼里的怪胎,父母眼里的废物,从没人对她施放善意,除了顾茕。陈孑然在顾茕那里体会了从未有过的被爱的滋味,沦陷在顾茕的爱意里。她以为顾茕是真心对她好,殊不知顾茕别有企图。她憧憬着和顾茕的未来,那人却猝不及防的一脚,将她踢进了绝望深渊里。当她以丑陋狰狞的面容从深渊中爬起来时,顾茕又回来了,口口声声说爱她。这一次,陈孑然还敢信么?
  本文情节跌宕、情感真挚、结构紧凑,作者用细腻流畅的笔触,讲述了作为主人公的小人物陈孑然历经磨难艰辛,仍然磨灭不掉心中的希望,乐观向上、努力奋斗,通过自己的坚持和毅力,最终实现自己人生目标的故事,文章展现小人物的顽强不屈的奋斗精神,内容积极向上,值得一读。
 
 
第1章 疼
  陈孑然的手臂很疼,全身都疼。
  她被压在一辆旧自行车底下,手掌在沥青路面上狠狠擦了一把,粗砺的碎石子嵌进肉里,此刻整个手掌疼得发麻,就像被架在火上烤。毛衣下面的手臂传来火烧火燎的疼痛感,大概率也被刮破了一层皮。
  压着她的自行车看上去已经很有些年头了,东一块西一块的深色铁锈沾满车头把手,像永远无法消退的伤疤,脚蹬上的踏板早就不知所踪,只剩两根光秃秃的金属铁棍,因为日久年深的踩踏,倒没生锈,看起来反而有种和老旧车身格格不入的光亮。
  她的校服被其中一个金属棍勾破,涤纶质地的蓝白色校服撕裂出一个巨大的口子,从袖口一路延伸至手肘附近,露出了她校服下面的深红色毛衣,也不知洗了多少回,钩织的毛线早没有蓬松柔软的质地了,看起来又板又硬,线条好像结了块似的,袖口发白起球。
  她的膝盖、脚踝,此刻也疼得厉害,好像扭伤了。
  陈孑然大脑发蒙,一时没理清发生了什么状况。
  只记得自己骑着自行车穿过马路,正要进校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巨大力道猛撞了一下,然后她就连人带车被撞翻在地,成了现在这个狼狈的样子。
  好疼。
  初冬时节,呵气成白,人对疼痛的耐受力也比温暖的时候更低。
  陈孑然的眉毛皱得很深,咬牙忍着,翻起擦在地上的手掌心,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血肉模糊的伤口混着灰尘石子,连血都是黑红色的,难怪这么疼,也不知道会不会感染。她就用一双火辣辣的手掌抓住车架上的横杠,想从自行车底下先爬出来,这时,忽然听到旁边一个女生的声音:
  “喂,你没事吧?”
  很好听的声音,也很嚣张,带着张狂的笑意,调子是不经意扬上去的,听起来不过是随口一问,压根没把陈孑然当回事。
  陈孑然抬车的动作一顿,下意识抬头,循声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纤尘不染的白球鞋,鞋尖点地,后脚跟抬起,把崭新的鞋子勒出一道褶,而穿鞋的人仿佛习惯了,丝毫也不觉得心疼。再向上,就看见了她比新球鞋还白净的脚踝,纤细白皙的脚胫,凸起的一块半圆形踝骨,覆着薄薄一层接近半透明的细嫩皮肤,白璧无瑕,像一块最上等的羊脂玉。
  她的腿很长,而且笔直,单脚点地的动作让她腿部肌肉绷紧,把布料劣质、裁剪粗糙的蓝白校服撑得像量体裁剪的那样漂亮。
  陈孑然再抬头,逆着光,看不清她的脸。
  “不说话?”陈孑然听到那个好听又狂妄的女音低低地嗤笑一声,又听她道:“说吧,想要多少钱?”
  陈孑然这才意识到那女生把她当成碰瓷的了,想起自己还被压在自行车轮底下,忙抓着车横杠一用力,抬起车身,赶紧从车底下钻了出来。
  动作太急,不留神被脚蹬子磕了已经受伤的膝盖,表情都扭曲了,陈孑然龇牙咧嘴地把自行车立好,弯着腰,从车把到座椅,再到车轮胎,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确认自己的车勉强没事,终于松了口气,直起腰来,转身与撞了自己的那女生面对面,终于看清了她的模样。
  从没见过能把校服穿得这么好看的女生,身形高而瘦,皮肤白得反光,她单脚点地坐在山地车上,身上就有一种天生的高傲矜贵,乌黑顺直的长发扎成利落的马尾辫,露出光洁的额头,眉骨锋利,眼神明亮,眼窝比平常人深一些,看起来很有英姿飒爽的少年气,可是眼尾又轻轻地向上勾起一点,消减了眉宇间难以接近的凌厉感,平添了一段若有似无的风情,眼波一转落在陈孑然脸上,把陈孑然都看呆了,甚至忘了身上的疼。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