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白月光黑化之后+番外 作者:长夜白兮(下)

发布时间:2020-11-22 08:47 类别:GL百合

情有独钟甜文强强虐恋情深
 ☆、分别当夜
 
  当温舒辰竭力跑回院子里时,大老远已望见小屋的窗漆黑一片,不见有烛火燃起,心中一紧,步子迅捷如飞,温舒辰撞向了门扉。
  “嘭!”一声巨响,小屋的门被撞了开,温舒辰大口大口喘着气,目光落在空无一人的床榻上,心已坠入冰窟,那个人,真的背着她悄然逃开。
  可恶!温舒辰眼底一片冰凉,奔溃的情绪难以抑制,撑在门上的手无声垂了下去。
  却在温舒辰剧烈喘息之时,那漆黑之中突然有一个声音闷闷唤了一声:“舒辰?”
  寻着声音望去,在自己堆满书籍的几案后,有一个人影探起头来,正揉了揉眼睛。
  温舒辰的胸膛因为慌张的奔跑正剧烈起伏着,晃了晃神,口中隐隐压着血腥,脱力间人已靠在门上滑了半身。
  “舒辰?!”稚离见温舒辰软在门边,忙冲了过来。
  第一次见到那人如此慌张,像是跑了许久,面色潮红正努力咽下喉间的喘息,干净整洁袍从来都是一丝不苟,现在却因为奔跑而凌乱的散在臂弯,就连柔顺的发丝此刻也稍显凌乱,失了得体,这样看着温舒辰竟有些狼狈。
  稚离赶忙迎上前轻轻扶住温舒辰的肩头,顺势已托着那人靠在了自己的身前,稚离低头望了望温舒辰的表情,在月光映衬下带了一丝忧愁,喘息声渐渐平息,人跟着舒缓了过来。稚离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头:“怎么了?这般慌里慌张的,真不像你。”
  太过尴尬,温舒辰匆忙从那柔软的怀抱里挣扎起身,去寻桌上的烛台,身后的人也跟着起身将门合上,霎时,温暖的烛火摇曳,屋子里又恢复了往常的温馨。
  “怎么藏去那里?”温舒辰面露尴尬,为了掩饰掉慌乱的情绪,假装低头整理着凌乱的衣衫,只是身后稚离的目光灼热,盯在温舒辰身上,令那人越发窘迫。
  稚离抿抿唇,心里也知道她定是害羞于此事,舒展开眉头,上前已握住了温舒辰冰冷的指尖,将她拉到几案后一起坐下。
  “舒辰你瞧。”稚离在身边坐了下来,“你的书桌我帮你收拾得整整齐齐,瞧着可好?”稚离很是开心的说道。
  类目分明,井井有条,所有的书都被码放的一目了然。笔架上,毛笔洁净如新,有些年久分叉的笔头,都被稚离细致的修整好。
  温舒辰抿了抿唇角,可下一秒面上又冷了去:“过不了几天又会凌乱,如何不安生歇着?”
  稚离轻轻抚了抚桌角,开口道:“今日心血来潮,便想在舒辰的位子上坐一坐,这里光线不好,书籍凌乱堆着,想你很不方便,便整理了起来。”
  “只是…”稚离从袖口处掏出一玲珑小锦盒摆在几案上开口道:“这一物却不知要将它归置到何处,掩在众书卷下,想来该是珍贵之物…”
  温舒辰垂眸望了望,伸手将锦盒打开,那对精致的坠子在柔和的烛光下熠熠生辉。
  “是送你的,耽搁了时日,错失了送出的机会。”温舒辰抬起指尖触了触那祥云纹饰,笑了起来,有些无奈的说道:“不想就被你翻了出来。”
  许久不曾戴过女儿饰物,稚离爱不释手的抚了又抚,看了又看,面上神采飞扬,痴痴傻傻端了那坠子,欢喜的舍不得放手。
  “你倒要端到何时?”温舒辰苦笑,已捏起其中一只坠子转了过来。“我帮你。”
  温舒辰抬手触了触稚离白嫩柔软的耳垂,不由得倾身靠了过去。
  一阵瑟缩,稚离的耳垂被那清凉的指尖揉过,霎时间脸已涨得通红,心中又酥又痒,手已脱力攥了那人袖口。
  “怎么了?”温舒辰的眼神正迷离,却也被稚离的模样惹得渐渐红了面颊,隐约之间也明白过来,稚离此刻粉面含春,应是动了情。
  “抱…抱歉…”温舒辰匆忙缩回指尖,正准备起身。
  稚离忙伸手拖住了那人,“帮我…”稚离面若桃花,眼眸里正水润润含着秋水潋滟,望着那样一双眸,温舒辰竟舍不得推脱。
  稚离的耳垂粉嫩,才不多时,已烧的通红,一并被染的桃粉的指尖忍不住揉着耳垂将坠子穿好,再看向稚离时,见她僵着身体,两只手紧紧攥了白袍,竟是比自己还要窘迫三分。
  “好…好看么…”稚离抬起头,将温舒辰正要收回的纤手握在掌中。
  “好看。”温舒辰盯了许久,已是抿了唇暖融融笑了起来,“与你很相配。”
  “只是,舒辰的房里没铜镜,也不知是否当真相配。”心中甜如蜜饯,望着温舒辰正暖的目光,稚离羞涩着垂下眸子,忍不住又抬起手抚了抚那坠子,可当视线划过几案上的书籍时,眼中闪过了一丝痛楚。
  偏巧就在此时,屋外,有人叩了叩门扉。
  稚离松下一口气,她只怕温舒辰会看穿了她的情绪,不想,怜儿再一次救了场。
  “小姐,晚饭送来了。”怜儿又叩了叩门扉。
  温舒辰抬眼望去,正要起身,稚离却匆忙将温舒辰拦了下来,温舒辰迷茫不解,不知是何意,只得低下头望着稚离贴近身侧,抬起手替温舒辰细致的敛去衣服上的褶皱,才肯放了温舒辰去开门。
  这一晚,稚离出奇意外的安静,两人其乐融融聊了许多事,待吃过了晚饭休息,温舒辰原本还想去几案前看会儿书再休息,可稚离却是不肯,将她拉离了几案,两人替喜鹊换过伤药,便早早的洗漱休息了。
  入夜,温舒辰睡得不很安稳,翻来覆去了好久,惹得稚离也难以安眠,抬手将温舒辰压在了怀里。
  “抱歉,吵到你了。”温舒辰稍稍挪了挪身子,却又被腰间那只手卷了回来。
  “为何不睡,今日见你忧心忡忡,可是遇到了难事?”稚离将头枕在手臂上,细细观察着温舒辰的神情。
  “睡不着罢了…”温舒辰揉了揉头发,强迫着自己平静下来,眉间添着忧愁忐忑,心中烦躁异常。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