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白月光黑化之后+番外 作者:长夜白兮(上)

发布时间:2020-11-22 08:49 类别:GL百合

甜文强强情有独钟虐恋情深
 
文案
世人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果。
稚离复仇五年,都没能等到血刃仇人的那一天。
直到她走投无路,奄奄一息时,遇见了一个人。
温家最尊贵的二小姐,温舒辰。
一位看似病体沉疴,内敛沉寂的温润少女。
日渐相处,温舒辰不仅救了她,甚至为此与皇城中最有权势的大女干臣公然作对。
思虑良久,稚离不知该要如何报答这份恩情,她问了。
温舒辰含笑答道:“要听话。”
————————
东窗事发,那一天,大火烧的通天,稚离为引开杀客,将温舒辰击晕藏匿,孤身苦战,终究不敌。
却怎么也猜不到,那仗剑暴走,将所有刺客斩于剑下的狠戾女子,竟就是与她朝夕相处,端方温婉的二小姐?!
温舒辰气急了,满目猩红将她困进怀里:为何不听话?你可知错!
稚离委屈巴巴攥紧她的衣袖,委屈间红了眼眶:知错,舒辰,我好痛…
“稚离。”她声音嘶哑道:“我要你活着。”
原来怕的不止她一人,束在腰间的那只手,已抖得不成样子。
————————
当两个遍体鳞伤的人互相拥抱时,究竟是谁救赎了谁?
【故作坚强 应激小白兔 X 宠妻狂魔 沉寂黑月光】
 
【避雷·声明】
剧情感情双线并行,中间微虐,文慢热,娓娓道来,结局he。
架空历史,考究党勿入,如有漏洞,请君一笑而过。
有过路炮灰纠葛,身心专一,1v1,请放心大胆食用。
全文存稿,稳定更新,欢迎大家多多留言,多多收藏。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稚离,温舒辰 ┃ 配角:怜儿,鲁万,庆启,魏初远 ┃ 其它:白月光,宠妻狂魔
一句话简介:捡来的娘子又蠢又粘人怎么办?
立意:累了,便来依靠。
 
 
 
 
 
    ☆、初见(上)
 
  “哈……哈……”稚离捂着胸口,痛苦喘息不停,眼前一阵阵发黑眩晕,令她难以维持清醒。不管稚离如何强迫自己也无济于事,双腿沉如千斤,每一步都牵扯得满身伤痕钻心刺骨地痛。可她心有不甘,便是要死了,也绝不能死在那帮人手里。
  身后一声刺耳的弦鸣声炸响逼近,即使不回头,也知道追来的是一支破空箭矢。在那响矢越发逼近时,稚离只能再次榨干近乎枯竭的体力,腾挪着步伐闪躲。
  在稍远的方向,此时正有一群捕快追击。眼看着稚离摇摇晃晃在青石路上越逃越远,捕快们只能咬紧牙关,跟上那逃得飞快的少女。 
  “快!快追!”捕头气喘如牛,还是指着那少女,不肯放弃。一连几日缠斗失利,欲追不得,让捕快们逐渐失去了耐心。
  “可千万别让她闯了温府!”捕快红头胀脸,心急如焚冲着身旁的属下叫嚷起来。
  稚离的听觉极其灵敏,当听到捕头的叫嚷声时,忙抬起头望向小路尽头。不远处,一段灰瓦白墙拦住了去路,在那矮墙之后,绿柳郁郁葱葱,高阁水榭鳞次栉比,正是一派繁华肃穆的景象。
  顾不得脚下的步子磕绊,稚离心中已拿定了主意。这样奢华的庭院,想那主人非富即贵,听捕快们紧张的语调,这温府里住着的怕是个轻易打搅不得的大人物。倘若还有命冲了进去,那些捕快未必敢追。
  可穷途末路,即使脑子转得再快也无济于事。身体到了极限,强撑着最后一丝神智跌跌撞撞,身上的伤口被牵扯得再次血涌如注。转眼间,稚离咬牙暴冲,几步就冲到那矮墙之下。捕快们见了,唯有慌张地撑弩放箭,期望以此能阻止少女翻入矮墙。数支箭矢追至那少女身后,只可惜,却还是晚了一步。稚离双手奋力一攀,直接滚进庭院之中,令身后的箭矢尽数扑了个空。
  “坏了!可要出大事了!”捕头脸色大变,生怕稚离惊扰了那宅邸的主人。
  稚离翻身坠落在一簇兰草丛中,将原本修剪别致的植株压的凋零散落。眼前是一片繁茂的垂柳林,明明再有几步之遥,可稚离几番挣扎都撑不起身子。拜托!拜托!稚离筋疲力尽的祈求,眼前血污朦胧一片殷红。扭头向身后望去,只见捕快们也陆续翻上墙头。少女的眸子里充满了绝望,她的运气向来不好,赌一赌这种事情,老天从不会对她有半点怜惜。
  此时,一些体健的捕快已翻上了墙头,想来体力消耗巨大,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边颤颤巍巍的再次撑起手中的箭弩。
  稚离咬牙侧身翻滚,几支箭矢擦身而过。当稚离榨干最后一丝气力,朝林子冲撞而去时,又一支箭矢炸响离弦。背后气氛骤然慌乱,捕快的叫嚷声乱作一团。瞬间惊觉不对,当稚离诧异抬头时,眼前猛然出现一道聘婷绰影几乎就要撞在一起。来不及反应,身后那支箭矢已追至背后。
  “温家小姐!!!”捕头急吼着提醒林子里那手执书卷,还不知眼前危机状况的少女。
  “小心!”出于本能,稚离张开手臂欲将面前的女子扑倒。身后的箭矢如此凶险,本就是追心一记,若是稚离躲开了,只怕面前的少女就要遭殃。来不及多想,稚离只得硬着头皮将面前的白衫女子护入怀中。
  可同时,那白衫女子也听到了众人纷杂和那声箭羽铮鸣,错愕间抬起头,犀利的目光却不是落在稚离身上,而是皱眉望向稚离身后。
  电光火石之间,白衫女子脚步微错,抬起手中的书卷轻轻一隔,稚离瞬息那少女揽入怀中,紧随其后,那箭矢偏了锋芒,撕破少女的白袍,割裂肩头血肉直飞入林里。
  “唔!”白衫女子忍不住皱眉浅吟一声,由着惯- xing -被稚离拉着踉跄了几步,手中的书卷也跟着应声落了地。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