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宿主他是万人迷[系统] 作者:8823

发布时间:2020-11-20 09:12 类别:穿越重生

快穿系统豪门世家无限流
 
  文案
  当洛远书还是一位君王的时候,他身边的那些人总是对他特别亲近,他从来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劲,作为一位勤勉的君王,他觉得自己受到臣民的爱戴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然而等他成为一个系统的宿主,开始经历那些千奇百怪的任务,他渐渐发现一个问题——
  在他身边出现的男人,好像都过于亲近自己了。
  一个两个就算了,为什么一个个的都那么喜欢对他动手动脚?
  其中最过分的那个男人,当然就是秦鹤玹!
  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秦鹤玹对他的态度那么冷淡,平日里也总是摆着一副冷漠脸对他爱答不理,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洛远书一回头,总能发现秦鹤玹在看着自己,目光缱绻而温柔。
  洛远书受到了惊吓:“二十二,你确定绑定系统、经常进出模拟世界是没有副作用的吗?我怎么觉得秦大鸟脑子坏掉了。”
  秦大鸟,洛远书友情赠送给秦鹤玹的昵称。
  二十二号系统一脸绝望地看着迟迟不开窍的自家宿主,陷入自我怀疑:说好的这两人适配度99.9%呢,为什么,为什么都到这个程度了,陛下还没有开窍!
  帝王攻X帝王受,1V1,HE
  1.攻受会穿梭在各个世界,在每一个世界两人都会有新身份。
  2.受自带万人迷体质buff。
  3.在一个世界和一个世界之间,会有攻受两口子吵架拌嘴秀恩爱的种田日常。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无限流 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远书,秦鹤玹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但是他一点儿都不听话!!!
  立意:为自己所做的每一个选择负责
  ==================
 
 
第1章 惊喜
  清晨,阳光升起,第一束阳光逐渐照耀在小木屋的木门上。
  暖暖的阳光刚一触碰到门上那片复杂的龙纹雕刻,镂空的花纹瞬间泛起一阵金光,从这片淡淡的金色光芒中走出一位身穿红衣的稚嫩少年。
  少年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一张娃娃脸再配上头上两颗小丸子,将他整个人衬托得更显稚嫩,身上的红衣古装也不知道是哪一个朝代的服饰,比起常见的古装显得更为跳脱活泼。
  少年如一阵风般跃进了门里,他像是一个没有实体的幽灵,身体跃然穿过了紧闭的木门,等少年进到屋里,他径直小跑向里屋,那里有一张古雅的华床,透过薄薄的幕帘,依稀能看到一个安睡在床上的侧影。
  少年兴冲冲地跑向那边,伸手就要掀开帘子,还未等少年的手触碰到帘子,帘子后面传来慵懒的男音,微微带着一点刚睡醒还没开嗓的低沉音调:“二十二,退下。”
  红衣少年悻悻然收了手,一脸乖巧地静静等候在一旁,等里面窸窸窣窣的声音结束,一只纤长的手掀开了帘子。
  洛远书站在那里,目光清冷而又温润地看着红衣少年:“什么事这么着急,平日里你都是等在外面,等我睡醒了才进来,今天怎么一大清早地就跑进来了?”
  被叫做二十二的红衣少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的期待和兴奋:“因为我给陛下准备了惊喜,惊喜已经被送过来了,我一得到消息,迫不及待地想尽快告诉您!”
  洛远书微微蹙眉,惊喜?
  洛远书露出一副不太相信的表情,笑着问:“你确定是给我准备了惊喜,而不是惊吓?”
  洛远书一笑,左眼眼尾下面的那颗泪痣随之动了一下,再加上洛远书本就微微上挑的眼尾,将这一张本就举世无双的俊美容颜衬得更加绝世出尘,二十二瞬间看呆了。
  他的宿主长的也太好看了!
  二十二回神,赶紧收敛了一下心神,微微撅嘴不满道:“陛下您说的这是什么话,好像我经常编谎话骗你似的,惊喜就是惊喜,怎么可能会是惊吓嘛!”
  不怪洛远书会怀疑,他在这个地方受到的“惊喜”已经太多太多,每一个对于洛远书来说实际上都是惊吓。
  洛远书是在一月前来到这个地方的。
  这里是一个被二十二称作主神空间的地方,在二十二的描述里,这是属于创世神的空间,是一个独立于其他世界,无穷无尽没有边际的世界中转站。
  一个月前的洛远书还是一个不相信世上真有神仙鬼怪的无神论者,身居其位,的确经常需要用到神喻天象之类的东西,然而就是因为这样,这位年轻的帝王才更不相信世上真有妖魔鬼怪、神仙妖怪。
  这份深信不疑,在一个月前的那天晚上被彻底打破。
  那一个晚上,是一个如往常一样的月夜,月明星稀,连云朵都少的可怜,被困在宫里的洛远书登高望月,在阁楼上倚栏远眺着皇宫之外的风景。
  宫外那一片本该亮着灯火的民居,现在已经变成漆黑一片,自从迟酉国的士兵驻扎进翊南国,没有百姓敢在夜晚亮着灯。
  就连总是灯火通明的皇宫,也在迟酉国的士兵驻扎皇宫内院后,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寂静、- yin -森、冷清,仿佛整个皇宫只剩下他这么一个活人。
  洛远书感受着巍巍宫墙里的寂冷,最后还留有一丝乐观的自我安慰:现在这么安静也不错,总比吵吵闹闹的惹人心烦好。
  亡国之后,洛远书的心里并没有多少愤懑和不甘,早在很多年前,洛远书就已经预感到了这一天,现在洛远书心里唯一遗憾的事情,就是直到这一刻,他都没能亲眼见一面迟酉国的那位君王。
  倒不是洛远书有多么想见那位传言中的狠戾帝君,只是觉得两人好歹要见上一面吧。
  洛远书和迟酉国的君王隔空斗了那么多年兵法,虽然最后的结果还是洛远书输了,但是洛远书并不觉得这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就如同先前说的那样,洛远书早就预感到了这一天。
  三年前,迟酉国年轻的新帝登基,敏锐的洛远书从安插在迟酉国的探子递来的情报中,察觉到了迟酉国新帝的野心和意图。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