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生了个蛋 作者:枫林绾

发布时间:2020-11-20 09:13 类别:穿越重生

阴差阳错萌宠重生生子
 
  文案
  容狸作为一个不受宠的侯府庶子,不作妖不抱团,守着自己的小院子开开心心写话本,上辈子却因意外入了别人的套,和陌生男子有了纠葛,最后走上末路。
  重来一次,他决定先去看看崽子他爹长什么模样,毕竟他笔下的男子都有天人之姿,轮到他总不会差太大……吧?
  虽然崽子他爹很符合他的标准,但是!!几个月后,容狸面对自己生出来的……蛋?懵了!他是不是话本写多犯癔症了?
  还有那个孵他蛋的小鸟,你毛都还没长齐,孵什么蛋呢!
  楚行舟:啾!
  小剧场:容狸最近有些发愁,他捡回来的那只鸟伤好之后一直不愿意走,不走就算了还整天黏着他,要给嗑松子,要给摸摸毛,真稀奇了。
  他戳戳桌上正伸脑袋进茶盏里喝水的小红鸟,认真发问,“你到底是谁?”
  被戳得一个踉跄扎进水里的楚行舟顶着- shi -漉漉的鸟头僵住,被发现了?
  注意:有生子,以蛋的形式,介意者慎入
  内容标签:生子 - yin -差阳错 重生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狸,楚行舟┃配角:等等┃其它:仙灵山
  一句话简介:有只鸟总想孵我的蛋
  立意:生活不该懦弱度过
 
 
第1章 鸟崽子
  “去吧,我会帮你解决剩下的事情,毕竟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容貌俏丽的女子站在深宅大院的小门口,看着门外满脸憔悴的男子,温柔的嗓音无端让人信任,她抬手摸了下男子柔软的发丝,温柔的眼神下不知藏着什么不容琢磨之事。
  “出了云城,一直向北走,那里有人会接待你,以后你就自由了,你娘我会帮你照顾的,你放心。”
  男子肩上背着个小包袱,看着像是要出一趟远门,不日便可回来。
  “四姐,那里真的有人接我吗?”男子声气极弱,问话也小心翼翼地,生怕到时候他无处可归。
  “不怕,小狸已经长大了,容伯会先等到你然后送你过去。”然后女子看了眼对方的小腹,掩下眼中复杂的神色,“至于你腹中的孩子,到时也有安排好的大夫为你拿掉,小狸只要乖乖听话就好。”
  男子下意识将手附上平坦的小腹,那里有一个不该存在的孩子。
  告别那座大宅院后男子按照四姐叮嘱的话出了云城,一直往北走,然后,然后呢?
  和蔼的容伯、可靠的大夫还有自由自在的下半辈子?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黑暗中的房子,微微隆起的肚子、喊着怪物的声音、尖利的刀还有那一场无边的大火。
  逃,快逃!
  安静的厢房里,床上的男子闭着眼睛,额头上的冷汗直冒,仿佛正受噩梦魇着,突然,那长长的睫毛颤抖了一下,过一会,眼睛睁开了,里面仿佛是无尽的深潭,而后又恢复正常。
  容狸将一只手搭在额头上,轻轻抹去那往下滑的汗珠,深深吸了一口气,心想,都过去了。
  他摸了摸平坦的小腹,小声喃喃,“爹爹错了。”
  容狸起身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夜色,一轮满月悬在上头,照着四周都亮堂起来,不知道躲在哪里的小猫奶声奶气地叫唤了几声,此刻他心里十分平静。
  如果没有记错,明天就是瑞王府上门换亲的日子,距离发生那件事已经过去将近两个月,也是上辈子他走向错途的第一步。
  ……
  清晨,容狸在梦中魇着还没醒来的时候就被一阵阵的敲门声给惊醒,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叫道,“谁啊?”
  “公子,侯爷让你去前堂。”来人是在他小院伺候的阿羽。
  “知道了,进来吧。”容狸慢吞吞的起床。
  阿羽将兑好的热水放到架子上,看着自家公子动作慢吞吞的,想说什么还是忍住了。
  容狸仔仔细细地擦了脸,站在衣柜前面倒腾里面的衣服,虽然他娘不受宠,但是他作为正经侯府公子,每个季度都会送新衣过来,只不过那时候他没什么争的心思,就连衣服也素得平淡,“小羽你来看看我今天该穿什么样的衣服?”
  小羽顿住了,公子今天这是怎么了?往常哪里还纠结穿什么衣服,再说了,公子的衣服不就那么几个款式吗?还用得着挑什么?
  “公,公子?”要不是他昨天还守着小院,确定没有什么奇怪的人进出,他都要以为公子被人换掉了。
  容狸也没在意他的失态,从叠好的衣服底下翻出来一件,那是去年他娘拿攒下来的银两给他买了布匹亲自做的,素青的外袍上用银色的丝线绣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青鸟,正展翅向上,他一直都没舍得穿。
  他摸了摸干净的新衣服,似自言自语,“就这件吧,显得清爽些。”
  毕竟是他回来几天后第一次出门,总要给人留下点好印象不是。
  小羽看着自家公子换上了件他从来都没舍得穿的衣裳,虽然仍是有些素的颜色,但那青衣银绣衬得本就俊俏的容狸更为清雅脱俗,这是他家公子吗?
  “阿羽来给我梳个头吧。”容狸不慌不忙地坐下。
  “公子我们得快点。”小羽从恍惚中惊醒赶紧上前。
  “不着急。”容狸看着铜镜中模糊的自己,他知道自己遗传了自家娘亲的容貌,小时候还经常被认作姑娘家,重生回来的这段时间吃好喝好,这时他已经不是上辈子因为被忧愁与害怕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容狸。
  容狸之所以不慌不忙,那是因为不管他去得多迟,他的好四姐都会帮他遮掩过去,这是她欠下的。
  束好头发后容狸抖了抖柔软的衣袖,双手撑开,笑着问道:“这身衣服好看吗?”
  小羽呆呆地点头,“好,好看。他从来不知道自家公子笑起来这样好看。
  “那就走吧。”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