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他病弱却是攻 作者:持续修仙

发布时间:2020-11-20 09:15 类别:穿越重生

穿越时空系统天之骄子异闻传说
 
文案:
说到贺儒钰,世人都要感叹一句:
谦谦公子,温润如玉,真乃绝世无双。
只可惜命不好,自娘胎便带着病,诊断的大夫都说,他活不过弱冠。
生于富裕之家,不受饥寒之苦,
父母恩爱,兄妹安康,还有知己若干,
贺儒钰倒是觉得,自己命很好。
弱冠之年,贺儒钰病逝,满城百姓身穿丧服,点孔明灯为其引路祈福。
然后,引来了个自称系统的家伙。
 
**很后面的小片段**
幻境中,校园公告栏贴着一封告白信,对象是知名校草,而写信的,也是个男的,以丑扬名。
周围人指指点点,嘲笑讽刺不绝于耳。
贺儒钰走过去,抬手将告白信撕下来,表情难得严肃。
“你们口口声声说着恋爱自由,却在这里指责别人的喜欢,可笑否?”
事后,他将信还给主人,却被一把推开。
当幻境消失,一只手轻抚上贺儒钰脸颊。
男人气质如孤松,眉眼是极致的傲与冽,他此刻却俯下身子,在其额间落下一吻。
你是第一个站出来,真心想要帮我的。
“我不杀你。”
他缓缓开口,语调冰冷又深情。
【获得特殊礼物——】
【鬼王的爱】
—————
腹黑病弱美人攻*大佬鬼王受
1.苏文,主攻
2.受追攻,感情有拉锯,后期互宠
3.世界架空,私设如山,各种元素混搭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系统 异闻传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儒钰、付诡 ┃ 配角:《成为男主反派师尊》《参加偶像选秀后》求收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本质强强
立意:珍惜那些爱你的人,善意对待生活中每一件事。 
 
 
第1章 
  溪水潺潺,桃枝沿着枝干延展,毫不吝啬自己的盎然生机。
  屋内,男人仰面躺于床榻之上,乌发散落,有几缕垂在沿边,显出些闲适感。他双目微阖,嘴角微微上翘,哪怕正处于梦中也依旧是温润模样,直叫人看了心里也跟着暖起来,似乎什么烦心事都消散了过去。
  四周极静,如果不是他清浅的呼吸,大概就要以为这是哪副画。
  倏忽,男人鸦羽般的眼睫颤了颤,瑞凤眼睁开,迷蒙片刻后缓缓恢复清醒,顿时,画面活了起来。
  都说美人在骨不再皮,在风韵气质而不在五官长相,这在男人身上得到生动体现。
  按理说他容貌已是不凡,但是当整个人活动起来的时候惊艳感更甚,容貌上的印象反倒弱了些,连带那过于苍白的面色,也只是给人增添了些病弱书生气。
  此人名叫贺儒钰,城内知晓他的人,都会赞叹声谦谦公子温润如玉,真乃绝世无双。
  随后必然轻叹口气,略带惋惜接着道,只可惜命不好,自娘胎起就带着病,大夫都说他活不过弱冠。
  对于听到的这些言论,贺儒钰也只是一笑而过,难得来到世上走一遭,他已经比大多数人都要幸运。
  要说有什么可惜的......
  贺儒钰眼睑微垂,痒意自喉间浮现,随后便是阵剧烈的咳嗽。
  丫鬟将一早准备好的热水端进来,迅速来到贺儒钰身边给他拍背,希望能给人缓解些咳嗽。
  眼尖看到贺儒钰手上的鲜血,不禁小小惊呼,但很快便在对方的手势中禁了声。
  贺儒钰接过毛巾后赶紧掩住口鼻,咳嗽声因此小了些,但怎么也止不住。
  半晌后,他将毛巾递给丫鬟,唇瓣被鲜血染得艳红,却显得脸色更加苍白了。
  “此事无需声张。”声音低哑,却依旧好听。
  丫鬟应着,将毛巾放到旁边,用新毛巾沾水拧干后给贺儒钰擦手。
  “少爷,你又做梦了?”
  贺儒钰配合着将手中血迹擦拭干净,趁着温度未褪的时候放到被子里。
  “很明显吗?”
  “每次少爷只要做梦,都会很开心。”丫鬟看着沾染血迹的毛巾,眼中闪过些心疼,但很快掩盖下去,仰头笑盈盈道。
  “大概因为,那是个有趣的梦。”贺儒钰低笑着,无力与疲倦席卷全身,也没了说话的心思,只是摆摆手让人退下去。
  门被轻轻关起来,他靠坐在床榻上,不禁陷入自己的思绪。
  这段时间里,他总是时不时做梦,梦里都是些没有见过的景色画面,还有个穿着奇怪服饰的男人。
  那男人拿着个没见过的武器,去了很多地方。
  他看着那人跃入被黑色火焰裹挟的大殿,将个小女孩救出;
  看着那人站立与石柱之上,纵身跃下与巨大怪物迎面搏斗,弯月似的武器被甩出凌厉弧度,一招一式暗含杀意却耀眼至极;
  看着那人面对质疑嗤笑而过,事后用实力狠狠给予还击;
  看着那人被簇拥着走过长廊,众星捧月般夺目。
  在刚刚的梦里,贺儒钰站在暗处,看着对方独坐于废弃遗迹中,抬手朝明月举杯,悠悠吟出“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这股子洒脱与桀骜劲,是贺儒钰没有体会过的。
  身为贺家长子,国师弟子,被众人注视观察着,他要留意的东西很多,礼仪规矩几乎要刻在骨子里。
  而这几年因为身子弱,已经很久没出过门了。
  “还要看多久?”男人淡淡开口。
  听到这话,贺儒钰神情微怔,下意识往周围张望眼,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说得就是你。”
  这下子,贺儒钰明白过来,是对自己说的。按理说这里的人是看不到自己的。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