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死后成了宿敌的白月光[重生]+番外 作者:倚骄

发布时间:2020-11-20 09:21 类别:穿越重生

仙侠修真宫廷侯爵重生相爱相杀
 
  文案
  易见青见过林雪寄的许多样子,生气瞪他的,害羞红了耳根的,冷漠高不可攀的,乃至情动的,穿喜服的,他都见过。
  唯独没见过他濒死的样子。
  现在,他可以看到了。
  狗血/伪替身/误会/爱你在心口难开/失忆梗/大量回忆杀
  虐,攻受都虐,非常压抑,我就是想洒狗血不想写渣攻。没有火葬场,想看这个的可以退出了。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仙侠修真 重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见青,林雪寄 ┃ 配角:《我把反派当崽揣跑了》求收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已完结的狗血文
  立意:和世界和解,和自己和解
  ==================
 
 
第1章 重欢宴(一)
  易见青迷迷糊糊地感觉自己飘了起来。
  他好像一株离根的蓬草,被风吹着,身不由己地飘向不知尽头的远方。那风暖极了,温柔地裹着他,疲惫的灵魂在这轻软的吹拂下,得到了极大的慰藉,伤口被抚平,恨意也消减。他渐渐地觉得困意上涌,半梦半醒之间,没来由地想起了夏末的蒲公英。
  蒲公英,是西剑山脚下的蒲公英,日光炽盛,白得发亮。风一吹,飞絮便飘飘忽忽地随之而去,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只是随- xing -。逍遥又自在。
  然后那白得发亮的日光忽然变成了利剑反- she -出来的寒光。
  易见青猛地醒了过来。
  他一挣而起,抹去额上冷汗,惊喘不定地想,原来是梦。
  但紧接着他便看见了近在咫尺的灰布车帘,表情缓缓凝固。
  记忆纷至沓来。
  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不是他的身体。
  ……他已经死了。
  他怔怔地出了会儿神,才被外边的动静拉回了思绪,飞快地打量了一下四周。
  ……似乎是在一辆马车里。
  这时,马车前帘忽被大力掀开,一只手递进了一只提盒,道:“喂,吃饭了。”
  动作很粗鲁,声音也硬梆梆的,易见青不动声色地接过提盒,闻到外面飘进来的饭菜香,肚子自作主张地咕噜了一声。
  他略一皱眉,打开提盒。提盒有三层,第一层是清炒大白菜,第二层是白米饭,第三层是……清水。
  那人把提盒递给他,打了个烤鸭味儿的饱嗝,对旁边的人说:“走罢。”
  马车动了起来。
  易见青瞅瞅手里清汤寡水的饭食,又瞅瞅朴实无华的车厢,得出结论:他眼下的处境似乎不太美妙。
  车外有两人是赶车的,先前他们显然是去吃了晚饭,却不叫他一起,态度又这般不耐烦,送的餐还这样……素净,可见他坐的这辆车,名为马车,实为囚车。
  只是不知道要把他押去哪里?
  不知是这具身体太过虚弱,还是因为梦里森冷的剑光太可怖,他有些心神不宁,想着想着思路就跑偏了,只得压下诸多思绪,先安抚一下五脏庙。
  目下是晌午时分,初夏已至,那两人也不知赶了多久的车,人困马乏的,脾气也暴躁了起来。过了约莫一个时辰,便听方才给易见青送饭的那人打着哈欠道:
  “光叔,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啊?这都多少天了。”
  光叔道:“已经过了抚贤府,再有一天的路程就到了。怎么,年轻人这点苦都吃不得?”
  年轻人似乎很是畏惧他,闻言忙道:“哪有啊,我这不是从来没来过白玉京,太激动了嘛。”
  为了表明自己真的只是激动好奇,他又问:“光叔从前来过这边吗?玉华山是不是真的和传言中一样,站在那儿吸一口气都能突破两个小境界?”
  光叔没拆穿他,只道:“最迟明儿个晚上就到玉华山脚下了,到时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年轻人蔫了:“还有这么久啊……”
  “甭蔫头耷脑的。”光叔警告他,“这可是那位要的人,你可要看仔细了,要是弄丢了,一百个你都赔不起。”
  “我知道了。”年轻人嘟囔说,“真不知道那些王公怎么想的,三个月不闻不问,现在突然又要把他送过去,这不是有病……”
  “秦明!”光叔厉声打断他,“你逾矩了,贵人的心思也是你能揣测的?”
  外头的谈话声渐渐没了,车厢里的易见青却坐直了身体,惊住了。
  玉华山,白玉京。
  这两个地名,他可太熟悉了。
  如果只是去白玉京,那倒还没什么,白玉京是大衍帝国的都城,势力错综复杂。可玉华山是什么地方?那是他对头的老家。
  易见青顿时有点儿坐不住了,不行,他得打听打听眼下是个什么情况。
  “押送”他的只有两个人,那个叫秦明的年轻人不足为虑,倒是那个光叔,已有金丹期的修为,放在以前自然不算事儿,目下却有点麻烦。
  方才他已经检查过这具身体,虚弱乃是因为根骨被废,身着粗布乱服,手腕以上的皮肤却十分细腻,不像是从小劳作的仆人。再思及车外二人说的“三个月”,“贵人”,不难想象这具身体的身份特殊。
  可能是犯在哪个大人物手上了。
  他思量片刻,敲了敲车厢,秦明撩开帘子,不耐烦道:“干什么?安分点。”
  易见青道:“我想如厕。”
  秦明冷道:“你一个多时辰前才尿过,这么快就又想尿了,肾坏了还是水喝多了?憋着!”
  言罢又恶声恶气地补充了一句:“别想玩花样!”
  易见青许久没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过了,好生愣了一下,想起来时秦明已转过身去,看起来是一句话也不想跟他多说。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