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监司大人,我可以!+番外 作者:江甯(下)

发布时间:2020-11-05 15:33 类别:古代架空

强强宫廷侯爵江湖恩怨悬疑推理
第148章 
  卫昭托着下巴看他:“你真要去南梁?那么远呢!”
  长孙恪点点头:“你父兄尚在朔北御敌,我必须解决南梁问题,免得日后腹背受敌。李淮如何我不管,我只怕你父兄陷入两难。”
  他向前倾了倾身子,道:“南梁皇帝病重,南梁就要乱了。绝不能叫义阳公主的人控制南梁。”
  卫昭被感动了一下,握着他的手叹息道:“真是辛苦你了。”
  长孙恪绷紧了身子,斜眼看他:“我其实可以再辛苦一些的。”
  卫昭:……
  他有些心虚的飘了下眼睛,红着脸道:“这是姜婶的房间。”
  长孙恪立马起身拉他出去,推开门正对上在院子里徘徊的姜氏……
  长孙恪一本正经的朝姜氏颔首:“天晚了,娘早些睡吧。”
  不等姜氏说话,长孙恪已经扯着卫昭走了。姜氏眼睁睁看着他儿子把三公子拉进了他的房间,忽然就有点儿心酸。
  再想到整个镇国侯府上下,尤其是卫老太君对长孙恪慈祥和蔼的态度,姜氏更加心酸了。
  好不容易认回了儿子,竟然就这么被人拐跑了。
  她一脸受伤的回房,余光瞥见在小厨房偷懒的小楼,忍不住上前推醒了他,涨红着一张老脸道:“烧些热水备着。”
  小楼醒过神来,瞬间明白过来,俊脸一红,麻溜的过去烧水了。
  姜氏见他这轻车熟路的动作和暧昧的眼神,更觉心酸了。
  在厨房瞅了一圈,然后在明早的早食里又加了一道蟹肉粥,他觉得自家儿子身强体壮,必叫三公子受累了,合该好好补补。
  于是第二天醒来,卫昭觉得姜氏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朝堂上关于任命崔奉为征南军主将一事一直未有定论,反对者言辞激烈,支持者据理力争,当然更多的是些和稀泥的墙头草。
  在萧家噤声后,支持崔家的朝臣们气焰一下子嚣张起来。只是谢家在朝堂姻亲故旧不少,虽然没了萧家支持颇为吃力,但还不至于轻易让崔家得逞。
  相比之下,郑妃小产,萧美人禁足一事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虽然看的明白的人知道萧美人这次是钻了人家设的套儿,但关于郑妃流产这件事却仍是不清不楚。
  冯贵妃虽说不掺和这件事,但不妨碍她关注,她总觉得郑妃流产的背后有些见不得光的东西。
  冯嬷嬷虽不赞同冯贵妃过多关注这件事,但也知道她心里因五皇子夭折一事一直心存芥蒂,此次郑妃流产显然触动了冯贵妃那根神经。而且将此事弄明白些也能更好的防范,所以冯嬷嬷只提点几句小心行事,旁的倒未曾阻拦。
  纵观这件事的结果,明显是崔家获利。所以冯贵妃从一开始就怀疑是崔贵妃在背后动手。而且这么明显的事情,就算郑妃蠢笨看不出名堂,郑家那位精明夫人却不能不明白郑妃是替人作伐子。
  但郑家同崔家却关系依旧,朝堂上鼎力支持崔奉为将的便有郑大人。
  郑妃自第一次小产后,虽然瞒的紧,但只要使些手段还是能打听出来,郑妃的身子不太好。所以郑妃再度有孕时冯贵妃还惊了一下。
  皇嗣事关重大,郑妃若有孕,郑家势必跟着水涨船高,所以无论如何都不会让郑妃拿身体冒险。可显然郑家对郑妃的身体情况是十分了解的,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没能阻止郑妃有孕……
  冯贵妃始终想不明白,直到不久后郑家又送了个妙龄女儿进宫,美其名曰进宫侍奉长姐,但宫里的女人可不是傻子,郑家打的什么主意大家伙心知肚明。
  “……这么看来,郑妃的身体要比我们想的还要差,否则郑家不会急吼吼的送女儿进宫。”
  冯夫人就一拍大腿,道:“可不是。你一从宫里传信回来,我就出去打听了,还真叫我打听到最初私下给郑妃看诊的大夫家。我前儿去参加花宴正好就碰上那大夫的夫人了,拐着弯儿一打听才知道郑妃的身体根本就不适合怀孕。就算有太医调养个三年两载的也不顶用,她根基坏了,即便勉强生下孩子那也未必能活长。”
  冯贵妃若有所思。想到郑妃第一次流产时,被查出是刘嫔在背后动手,而刘嫔的父亲刘侍郎是兵部尚书元禹的下官。当年李淮命征南军征讨渭南,元禹是不同意出兵的。后来刘嫔事发,被赐白绫,刘侍郎遭流放,朝中哗然。元禹独木难支,最后还是无奈同意出兵。只是那次征南军兵败宜兰山,李淮还发了好大的火。
  这次郑妃小产,又牵扯了萧美人,而最终的结果又导致萧家倒戈崔家。
  冯贵妃想通其中关窍,忍不住冒了一身冷汗。郑妃有孕是不可抗力,只是两件事都恰好发生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她相信,就算郑妃没有怀孕,那人也会通过其他办法从后宫动手来牵制前朝的。
  冯贵妃一直以为皇帝宠幸妃子只是碍于她们背后的家族势力,而自己一个商户女能稳坐贵妃之位,仗的是皇帝的真心疼爱。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不一样的,所以才会肆无忌惮,嚣张跋扈。直到李霐渐渐长大,皇后聘了于先生教授皇子,她间或听到李霐读书,也慢慢明白了许多道理。
  也是在那之后,她对皇后的态度才发生了转变,甚至真心实意的尊敬皇后,虽然她不愿意表现出来。
  懂的多了,凡事就会多思多想。尤其在五皇子夭折后,她仿佛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也因此,她更明白皇帝对她的宠,仗的也是她的家世。因为冯家无权,却很有钱。
  冯家凭皇恩跻身皇商之位,为了保住冯家地位,冯家的钱财大部分都进了皇帝的钱袋子。而同时冯家无权,家族单薄,不会危害到皇帝的利益。尤其在皇帝被世家逼迫立太子时,皇帝推出皇长子也能暂时堵住朝臣的嘴。
  说白了,这后宫的女子都是皇帝博取利益的筹码。冯贵妃在这一刻对李淮有了重新的认识。
  男人靠不住,只有儿子才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冯贵妃深刻的体会到这句话的意义,就免不了同情起郑妃来。
  “母亲可知道郑妃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