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监司大人,我可以!+番外 作者:江甯(中)

发布时间:2020-11-05 15:34 类别:古代架空

强强宫廷侯爵江湖恩怨悬疑推理
第73章 
  卫昭忽然想到了那口被沉入湖底的大箱子。
  他叫长孙恪继续向前划船,在西岸浅滩停下。回头望了望波澜不惊的湖面,纸扇‘啪’的一声敲在掌心。
  “我明白了!”
  他跳上岸,果然在杂草丛中发现了几个脚印。
  “那口箱子才是关键。”卫昭说道:“我们发现箱子时,里面装有绳子和一大团油纸。那箱子宽大,足够藏下一个正常身材的女子。有人假扮长姐,藏于箱中。另有一人将箱子用油纸包裹严实,以防湖水浸入。然后再用绳子捆住箱子,绑匪跳入湖中,将绳子绕在自己身体上,再向长姐所在的船游去。”
  “而这个时候,守卫湖心亭的禁军正忙于救永安郡王,自然不会注意到湖心亭另一边。箱中假扮长姐的女子上了船,再将长姐藏入箱中,绑匪拖拽箱子游回岸边。因时间紧迫,绑匪没有多余的时间处理箱子,便索- xing -将这些东西全部藏到箱中,再放入巨石使箱子沉入湖底。”
  “再往西去是一片竹林,那是皇家禅院之外,不在戚武的设防范围内。绑匪应是从竹林方向来,又胁迫长姐穿过竹林到了护国寺西面僻静之地。长姐到护国寺诚心礼佛,衣着朴素,并不显眼。绑匪到了安全地带,若想将长姐带到前院则轻而易举。”
  长孙恪补充道:“假扮皇后之人擅轻功。她回到客院时正与扇儿错开,扇儿只当皇后已到客房休息,并未打扰。那女子在客房待了很久,直至傍晚前,太阳西斜,后窗所对的榕树遮挡大片- yin -影。女子凭借卓越的轻功很容易避开戚武在阁楼所设耳目。”
  “她借着榕树遮挡,藏身于拐角处那颗古榕树里,直到天完全黑了,她才寻机离开。很巧,我在那颗古榕树上发现了青苔的痕迹,证明的确有人曾躲在那处。”
  卫昭看了眼长孙恪,长孙恪也恰好看过来。因为他们同时想到了一个人。
  “余姨娘!”卫昭道:“如果我们所猜测的行动路线是正确的,那么有一个人从始至终都是绑匪无法避开的,就是余姨娘。”
  “乌篷船上只有余姨娘和长姐两个人,若是长姐被换,余姨娘肯定是第一个发现的。不止如此,岸上内监说余姨娘船划的不好,是打斜的。其实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将船靠近西岸,那处水草茂盛,借着水草遮挡,岸上的内监也无法窥见船这边发生的事。”
  “其二,箱中空气稀薄,十分憋闷。若距湖面太远,箱中人会因太久呼吸不到新鲜空气而窒息死亡。他们设计长姐,自然不希望长姐在这一步出事。”
  “其三,女子假扮长姐,必须要先知道长姐今日所穿衣物,而余姨娘服侍在长姐身侧,自然十分熟悉。”
  “其四,余姨娘扶着长姐回客院时特意避开扇儿,便是不想扇儿与长姐照面。因为扇儿是最熟悉长姐的一个,长姐换了人她一眼就能认出。至于守在客院的宫女内监,一来隔着远他们看不清,只靠衣裳认人。二来,他们中大半都是临出宫前李淮安排的人,对长姐不算熟悉。又有余姨娘在旁,他们必定不会怀疑。”
  “到扇儿发现长姐不在时,她不敢声张。余姨娘这时主动替长姐遮掩便更能取得扇儿的感激和信任。湖边发生了什么全靠余姨娘自圆其说,扇儿自然不会有疑。”
  “再说长姐,她被换到前院,那些人当是早有安排……”说到此处,卫昭停顿一下,倾身靠近长孙恪,小声道:“那日来护国寺我一路上没理你,想的就是这个事儿。我今日告诉你,但你要绝对保密。”
  长孙恪瞥他一眼,而后低垂眼眸:“你若不信任我大可不说,我不会怪你。”
  卫昭缩了缩脖子,怎么感觉自己若不告诉他便是犯了天大的错一样。
  “好吧好吧,我说便是。”他上前一步,趴在长孙恪耳旁低声道:“我找到长姐是在无寂和尚的禅房里。”
  温热的气息扑在侧脸上,长孙恪下意识的滚动了下喉结。意识到身体有些燥热,他忙撇开脸,一脸嫌弃道:“这方圆几里都没人,你不必如此小心翼翼。”
  卫昭噎了一下,四下一看还真是。他瘪瘪嘴:“毕竟事关长姐清誉呢。”
  长孙恪咳了声:“你继续说。”
  卫昭这会儿也不避讳了,一五一十说道:“事后我问了长姐。长姐说是无寂和尚发现了不对,将她从前院客房带走。她身中烈- xing -合欢散,想必设计之人是想毁她清白。听无寂和尚说,当时周老夫人和孟夫人都曾出现在客房。若被撞破,必闹出大事来。”
  “但后来想想,算计之人也未必就有通天本事,能将所有人算在其中。周老夫人出现在客院也许是巧合,便是当时没有周老夫人和孟夫人,也会有其他人。不管怎样,当朝皇后在护国寺与人私通,足以令朝野震动。”
  “但有一点我不甚明白,余姨娘是我镇国侯府的姨娘,二哥又快成亲了,侯府出事于她有什么好处?她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为何?她是受人胁迫还是另有苦衷?”
  长孙恪道:“那你要回府去问问那位余姨娘了。不过反过来看,设计皇后失贞,最大的获利者又是谁?”
  卫昭几乎脱口而出:“后宫,立太子!”
  皇后失贞,李淮必定容不下。后位空悬,后宫多的是贵族女子争那中宫之位。因皇后多年无子,立太子一事搁置许久,朝臣对此大多不满。若皇后被废,立一位有皇子的宫妃为后,子凭母贵,储君之位自然也不会再空置下去。
  后宫朝堂密不可分,一旦后宫争位,各家势必全力以赴。而皇后出身镇国侯府,出了这等丑闻,凭李淮的- xing -情,只会愈发强硬的对付侯府。届时其他势力趁虚而入,朝堂必乱。
  卫昭脊背瞬间被冷汗打- shi -,他嘴唇发白,望着长孙恪,哆哆嗦嗦的说:“余姨娘,究竟为了什么。我二哥他知道么,他知道么……”
  长孙恪双手搭在卫昭的肩膀上,宽大的手掌带着余温,安抚了卫昭颤抖的心。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