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监司大人,我可以!+番外 作者:江甯(上)

发布时间:2020-11-05 15:34 类别:古代架空

强强宫廷侯爵江湖恩怨悬疑推理
 
  文案:
  宣平五年春,前来纳贡的北燕皇子被大齐镇国侯府公子卫昭刺死在盛京戏楼梅苑,众目睽睽。
  卫昭天青色直缀上溅了几滴鲜血,仿若一湖清泉落下几点梅花。他斜倚栏杆,拎着仍在滴血的匕首,十分无辜的说了一句:“大人冤枉,是他自己撞到我刀尖上的。”
  办案人铁面无私,卫昭被押入通察府大狱,却险遭屈打成招。
  望着一排刑具,卫昭表面淡定,内心慌得一批。
  眼见那根闪着寒芒的针就要刺入指尖,监司大人从天而降,指着卫昭沉声说道:“这个人,我要了。”
  卫昭见来人挺拔英武,表面云淡风轻,内心嗷嗷叫:“监司大人,我可以!”
  忠犬闷骚口嫌体正攻长孙恪 x 放荡风流温暖小天使受卫昭
  攻对受蓄谋已久,受对攻一见钟情
  小剧场:
  长孙恪:我对你有所企图。
  卫昭:巧了,我也是。
  ps:1.有悬疑推理,有战争,有庙堂,有江湖。
  2.双向喜欢。
  3.有甜有小虐,结局和和和!!
  4.偏剧情向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昭 ┃ 配角:长孙恪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蓄谋已久vs一见钟情
  立意:乘风破浪,锦衣归来
  ==================
 
 
第1章 
  齐国,宣平五年春,盛京。
  已是日暮时分,浩渺的金水河在落日的余晖下金波粼粼。岸边细柳随风摇曳,在夕阳光影变幻下,投下朦朦胧胧的红色剪影。
  一队官差踏着暮色,过便桥,冷着脸疾步向南而行。
  酉初三刻有人上报通察府,梅苑出了一桩命案。
  杀人的是齐国镇国侯府公子卫昭,死的是北燕前来纳贡的四皇子完颜鸿。
  陈靖淮寒着一张脸走到门口,见一个小厮踮脚张望着,神色慌张。一见通察府的人,忙迎了上去,道:“大人可算是来了。”
  陈靖淮生硬的应了一声,眼神一瞟,示意其余人守住梅苑前后出口。
  进入梅苑里头,便见满目富丽堂皇,六根抱柱拱着诺大戏台,柱间木枋雕刻风物景色,精致典雅,栩栩如生。
  小厮紧着说道:“这边上二楼。”
  戏台面朝南,两侧各有木梯。因出了命案,伶人们都悄声侯在一旁,目露惊慌。看客们也都各自三五成堆,不敢擅自离开,就连议论声都听不见,个个噤若寒蝉。整座戏楼安静的有些诡异。
  还不等陈靖淮迈步上楼,便听身后有人骂了一句:“真不愧是通察府,闻见点儿腥味就赶着扑上来,也不怕噎死。”
  陈靖淮脚步一顿。
  自齐武帝灭大楚建齐国至今不过二十九年,官制多沿袭楚制,只稍加改革。为稳固政权,武帝另设通察府,独立于各部门之外,按职能又细分为南北两府。其中北府主管百官监察,统摄众司,巡查缉捕,侦缉刑事。南府主管情报刺探,剿杀各国间谍,因职能机密,南府一向神秘,却也最叫人胆寒。
  而北府因有监察百官之责,更是为各部官员所忌惮,是以通察府在朝中名声极臭,却又奈何不得。至元帝登基,至今五载,通察府在朝中依旧占据重要位置。
  陈靖淮乃通察府北府少监司,自知这身份惹人嫌恶,却丝毫不在乎。只心中谨记通察府职责:通察百官。既为通察府中人,便要做到不偏不倚,不畏强权。
  他回头望去,只见二楼站着几位华服公子。有一位绿衣公子正扶着栏杆往下张望,双目赤红,神色焦急,便是适才说话的那位。
  陈靖淮自然认得他,此人是驻守朔州的大将军韩庆之子韩崇良,盛京城里出了名的纨绔子。
  韩崇良身后那位穿宝蓝长袍的公子是当朝丞相陆鼎次子陆承逸。他身侧站着位面色苍白的文弱公子,身穿太学的白色澜衫,是冯贵妃亲弟冯遇。
  二人拱卫着一个容貌极秀丽的公子,那公子一身天青色直缀,腰系玉带,坠着宝玉。他懒洋洋的支着手臂倚在栏杆上,手里拎着把染血的匕首,青色衣襟上溅上几滴鲜血,像是一湖清泉里洒落几点梅花。
  镇国侯嫡次子卫昭,四纨绔之首。
  陈靖淮微微眯起眸子。盛京四纨绔在此,此事怕是又要有诸多波折。
  他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将本就生硬的脸又刻意的板起来,连带着声音都有些僵硬:“韩公子,通察府负责侦缉刑事,此地既出了命案,通察府自然要管。”
  “呦,少监司大人还真是辛劳啊。”韩崇良边说边瞥了眼地上的尸首,眉头拧成了死结。
  他小声对卫昭说道:“这陈靖淮可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绰号陈铁板,你那小厮回府报信儿还没回来,咱们须得拖上一拖,绝不能叫通察府接了这案子。”
  卫昭浑不在意道:“这事儿本就瞒不下。”
  他轻飘飘的瞥了眼对面义愤填膺的几个人,韩崇良也跟着看过去,顿时泄了气。颇有些烦躁的骂了一句:“通察府的人来的也太快了些。”
  卫昭拍了拍他的肩膀,好笑道:“愁眉苦脸的作甚,人未必就是我杀的。”
  韩崇良瞪着眼睛指着地上的尸首:“我可亲眼瞧见的,完颜鸿朝你扑来,然后‘唰’的一下,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卫昭道:“眼见不一定为实啊。”
  韩崇良一脸的难以置信。恍恍惚惚觉得是不是自己看花了眼,卫昭真的没杀人?
  说话间,陈靖淮已经上到二楼。
  适才在一楼看的不甚清楚,此时再看,四纨绔对面是三个侍卫,生的高大,目露凶光。一旁还瑟缩着一位中年人,身着便装,陈靖淮认出此人乃鸿胪寺丞张炳。因两家人都在东榆林巷赁了屋,是邻居,偶尔碰面也会点头致意。张炳奉皇命接待北燕使者,如今人死了,他也难逃罪责。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