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那一只小飞天儿+番外 作者:天望(下)

发布时间:2020-11-22 08:39 类别:古代架空

青梅竹马甜文天之骄子
 第114章 探病
 
  水清浅窝在床上,身上盖着锦被,身后靠着软枕,心里眼泪哗哗淌,他从来都没被坑这么惨过。
  “……这是个误会,我不是不能吃苦。”
  “是是是,你当然能吃苦。”谢铭手里端着一盅鸡汤面片,夹了一筷子投喂,“来,张嘴。”
  水清浅吃了一口,含糊不清的坚持,“所以我不才要走……”有小道消息传来,羽林卫要把某个走后门的请出去,吓死人哪,他们的庙小,容不下真神。
  谢铭心里也是一片哀嚎:亲娘嘞,还有俩月,够把我们吓死八个来回的。面上却只敢装狗腿子,“那是!你哪能走哇?圣人金口玉言,都说让你一直跟到结束,就是少一天也不行。咱不行半途而废的。” 
  水清浅不知道某人已经叛变的本质,对谢铭的狗腿态度很是满意,一扬下巴,指挥道,“那你把他们都赶走。” 
  谢大少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咳,那啥,你这不是病着呢么……”
  “我能吃苦!”
  “是是是!!!!!”狗腿子谢连忙舀了一勺鸡汤喂过去,“没人说你不能吃苦。是我……呃不,是他们,他们不忍心看你吃苦。”
  水清浅毯子一拉,扭身趴在床上,不稀罕理你。
  谢铭苦缠了一会儿,无果,只得苦着脸出去了。
  水清浅裹着被子哀悼自己光辉万丈的形象一去不返,正憋着劲儿想咸鱼大翻身呢,忽然听到院子里平地又一起哗然。
  这又是哪个‘惊喜’到场啦?
  水清浅头蒙上毯子,心底酸得一把血一把泪的。这两天,时刻临门的惊喜败坏他原本不多的正面形象。比如,那碗用参茸干贝鲍鱼煮出来的鸡汤面片;再比如,门外头守着的那俩嬷嬷。
  苍天哪!
  大地呀!
  六月飞雪的冤哪!
  打娘胎里出来,水清浅就没使过奶嬷嬷,十五岁了,临要成年,官家给派过来俩嬷嬷照看衣食起居,还当着满院子将士的面……
  其实,就是故意坏他名声来的吧?
  这才是针对他□□逃学的惩罚吧?
  水清浅缩在被窝里,心头咬着小手绢的各种沮丧,这时,眼前豁然一亮,毯子被扒拉走了,他回头,床边站着一位金冠仕服袖带云翎纹的威仪青年,正是眼下赫赫声威的秦王殿下。
  “昭哥,”水清浅扯扯嘴角,爬起来,有气无力的招呼。
  “不烧了?”从水清浅的额头上收回手,姬昭大马金刀的坐在床边。
  “我本来就没事。”
  “是啊,你当然没事。封冉就差一头撞死在金銮殿上以死明志了。”姬昭摇头。
  水清浅现在顶不乐意听这个。他上下打量姬昭,自从姬昭在中枢领了差事,好像就忙得不行,约他一顿饭都难,如今秋高气爽,所以,督河官终于可以卸任了?水清浅不清楚这活到底有多累,但姬昭这明显晒黑变瘦的脸,想来就特别特别辛苦,还有刚刚摸他额头的手,糙得都有点扎脸了,这可是一品亲王殿下呀,黑糙得都快赶上码头抗大包的,想想其他几位养尊处优肥头大耳高高在上的亲王们,水清浅心里的不平业火一下子就烧起来,又在自己小本本上狠狠记了一笔。
  “怎么今天有空过来看我,最近不忙了?”
  “特意来见识一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小飞天。”姬昭哼声。说着,伸手从袖袋里摸出一只碧玉嵌象牙透雕的龙戏珠腕镯,蛟龙争抢的宝珠就是水清浅那两颗金灿灿的海珠,一首一尾相互呼应。玉石,象牙,海珠,都是又坚又脆的东西,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弄的,工匠竟然把它们三个完美融合到一起,做成一只精美贵重的腕镯。所以,姬昭不仅把海珠还回来了,还花费了一番心思,工匠的高绝手艺且不说,至少如今,这两只海珠真成名副其实的海龙珠了。
  水清浅张着嘴巴吃惊。
  “过来,”姬昭拉着水清浅的手,亲自把腕镯给他扣好。“好生养着。” 
  “我我我……我都多大了还带腕镯。”水清浅结结巴巴的,又高兴又有点臊,别看他厚着脸皮缠官家帮他要回珠子,现在他家阿昭哥哥郑重其事的把海珠还回来了,此时此刻他也觉得脸上发红发烫。当然,不好意思是一回事,让水清浅把海珠再往外推,这大方是怎么也开不出口的,哼哼唧唧的左右言他,“只有小时候才带项圈和手镯呢……那,我那儿还有两串五彩软玉,我我我跟你换。”
  姬昭笑了,就势捏了一把脸蛋,“行了,我还缺你那两块玉?”姬昭原先没以为这珠子珍贵,收也就收下了,后来知道真相就决定还给他。本来也没着急,可鹭子这次昏倒跟两颗珠子离身真没关系吗?姬昭不敢赌,反正知道水清浅出事,他就尽快来了。不过,关于这个珠子引起的小风波,姬昭忽然问了一句,“你是不是跟父皇说过什么了?”
  之前的流言,姬昭不是不知道,只是他去解释,未免显得小人心肠。有时候就是这样,本来是个屁事儿,解释了,就好像另有猫腻。另外,姬昭想在中枢站稳脚跟拓展人脉,总得干点什么展示手腕,督河官是辛苦了点,但横跨四部司,换个角度想,机会难得啊。辛苦没白费,前些天,嘉佑帝跟姬昭谈心,挺好,爷儿俩目的一致,感情越发夯实了。
  “我能说什么吖?”水清浅摆一副嫌弃的样子,“是你自己那个妾做事不靠谱,我只是告诉官家,他眼光不行,我才不要他给找媳妇呢。”
  姬昭一滞。看进水清浅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真诚依旧,清澈如昔,再也忍不住伸手把这只小鸟揪到自己跟前,额头抵着额头,无声道——谢谢。水清浅顺势双手搂住姬昭的脖子,挂在他家昭哥身上,俩人谁都没开口。
  姬昭回帝都之后,有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娶媳妇。根据世俗规则,姬昭这也算大龄单身男青年,婚事对秦王殿下已然非常重要,因为娶了正妃就等于成了家,开府建牙就是立业,成了家,立了业,在世俗的概念里就是长大成人,成熟有担当,可以被委以重任,比如立国储、比如治天下,虽然这荒谬的因果关系跟姬昭的真正实力没扯上半点关系。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