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那一只小飞天儿+番外 作者:天望(中)

发布时间:2020-11-22 08:40 类别:古代架空

青梅竹马甜文天之骄子
第59章 黑子哪儿没有啊
 
  过了二月二龙抬头,漫长的新年假期结束,当太学的大门再一次为学子们打开时,水清浅的抵触情绪没有最初那么大了,知道明天要开学,晚饭后乖乖主动去收拾第二天上学用的东西,大约年前的那两天太学生生涯成为很好的缓冲——真是乐观的想法。孩子的亲爹更认为,某小只坚定了逃课计划,睡饱吃好,然后还能找到小朋友一起玩琴棋书画、骑马- she -箭、数理星相……鹭子还有啥不乐意的?不乐意的只能是太学的规矩,还有那些对水清浅抱有无限希望的人们。
  水清浅的计划一开始实施得挺好,但再好的计划,也赶不上变化快,水清浅成功逃掉了枯燥的背书,却没想到在玩乐上栽个跟头——他被刁难了,在他的第一次琴艺课上。
  “琴艺,不是能投机取巧的,这里需要天赋,勤奋,刻苦磨炼。”林博士这样说。“我知道你们这里有的人,在其他方面,非常有天赋,也许可以过目不忘。但是你就算你能很快的背下琴谱,并不意味着,你能弹出天籁之音……”
  “喂,他好像影- she -的是你。”谢铭坐在水清浅身边,捅捅他。
  水清浅一进门就感觉了,这个博士跟那个老头和什么娘娘一样,恶心的感觉。
  “……天赋这个东西不能强求,就好像有人明明出身诗书世家,却偏偏爱好武艺,我并不是说习武不好,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琴艺,心灵的洗涤,不需要四肢发达……”
  “这个是在说你。”元慕回头说谢铭。
  谢铭面无表情。
  水清浅是一步跳到礼级班的。如果按部就班,到礼班等级起码要在太学混过六年。就算琴艺每旬才上一堂课,六年也学了很多东西了。所以,如果没有基础,那根本不能跟上进度。水清浅这个插班生第一堂课就被单独拎出来了,博士讲完了酸嗖嗖的开场白,直接要求水清浅离开自己的座位,坐到教室角落里去。
  “水清浅,今天是你第一次上琴艺课,我想你可能还没上过音律课,这一年我要教给大家的雉朝飞,在古琴里面也属于中偏高难度,不太适合你的进度。”水清浅坐在角落里,林博士站着训话,气势居高临下,“这一本是音律启蒙,你自己看,有不明白的可以问我。还有,这一本是讲基础指法的,你要从最简单的宫商角徵羽练。”林博士还指了指旁边摆着的琴,“先练一百二十遍。”
  水清浅摸了把琴弦,涩涩的,感觉就是很久都没有保养的样子,用这样的琴练习,别说一百二十遍,二十遍就会把手指磨破的。
  “这个琴好旧啊。”水清浅仰头跟博士说。
  “你是初学,没有必要用很好琴。这个琴虽然旧,但是音色很正,适合初练。还有问题吗?没有我就去教其他人了。”
  水清浅,…………
  林博士临走的时候,眼角轻蔑的瞥了角落里那个已经懵了的小豆丁,教训一个小孩子最简单了,甚至无需疾言厉色,只要不管、不说、不听、不看的晾着,不出三天,就废了。
  感觉……好糟糕。
  水清浅呆呆的坐在角落里,觉得自己跟他们所有人、跟整个课堂的节奏都是分开的。看大家都开始一板一眼的开始练习乐章,看博士教导别人,只有他一个人在一边,没人理,没人看,没人跟他说话。
  心理施压,水清浅太小还不懂,他觉得自己孤立了,周遭又静又冰冷。
  水清浅咬咬嘴唇,低头闷闷的翻开自己身前的音律启蒙。他看书很快,而且看的过程中还会融会贯通,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真的可以无师自通。音律启蒙他学过,很小的时候是妈妈教的,然而温故知新,他一样会碰到新问题,可是,每次他开口要问的时候,那位林博士或轻描淡写的让他稍等,或直接转身避开,或者压根儿不去理他,只在别人的桌前逛。一次,两次,三次……水清浅就是再傻也明白了什么,整张小脸都僵住了,脑子是懵的,并且随着被忽视的时间延长,隐隐的鼻子有酸意,眼圈开始发红。
  谢铭的音乐天赋并不好,左右琴艺也只是给他们陶冶情- cao -的,并没有太高要求,他随便拨弄琴弦,然后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水清浅那,他回头看了他好几次,谢铭觉得不对劲儿,他也不懂什么叫冷暴力,但他看到博士对水清浅视而不见,明明有几次水清浅看着先生欲言又止,分明是要问问题的样子,林博士都看见了,然后却转身走了,不闻不问。
  “博士,水清浅在叫你。”谢铭忍不住了,拉住林博士。
  “管好你自己。”林博士手里晃荡着戒尺,严厉的瞪了谢铭一眼。
  “可是……”
  “你把这一节弹一遍。”林博士站在谢铭边上下令。
  谢铭:(+﹏+)~ 还不会。
  “还不快练。”
  谢铭:┭┮﹏┭┮
  “先生,我感觉有点不舒服,我想到旁边靠一下。”元慕忽然回头,冲博士请假,他的座位很靠前。
  林博士上下打量了一下,没觉得元慕脸色哪里不对。但元慕是太学里的才子,别看才十三岁,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就算今天要学的《雉朝飞》,也是元慕已经熟知的。所以,
  “可以。”他允许了。
  元慕对博士行过礼,起身就往后走,一直走到水清浅所在的角落,才扯过一个蒲团坐下,就坐在水清浅旁边。元慕随便往墙上一靠,貌似闭目养神,却低声说,“若有不会,可以问我。”
  突然间,那种被孤立的伤害变得没那么可怕了,水清浅扭头看看元慕,一句话没说又转回来了。也许事情真的会像林博士设想的那样,因为被孤立,水清浅埋上童年心理- yin -影,可是因为谢铭的回顾,因为元慕的仗义援手,他现在已经有足够的心里安慰开解孤独抑郁——才不是自己不够可爱!是这个恶心的林博士,飞天儿林援青的后人,他在故意欺负他!
  水清浅吸吸鼻子,胸腔里的滚滚火气让鼻腔里那股酸意淡淡消失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