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我成了港黑首领+番外 作者:末日灰烬(下)

发布时间:2020-11-03 12:51 类别:BL同人

天之骄子文野综漫异能
第89章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我的幸福持续到了晚上。
  按照之前拍好的时间表,今晚我应该是陪着首领宰一起。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今天我和睡白莲花武侦宰一起睡, 并不是我贪图他的美貌,只是我得今天的武侦宰会更需要我一些。
  早上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很奇怪很脆弱, 下午时候他又拒绝了和我们一起去我的首领仪式。
  晚上的宴会, 他也是孤零零一个人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让我不能不在意。
  但作为一个好父亲, 我必须合理的安排和每个崽崽的相处时间, 每天的排班日期都是安排好的, 也获得了所有宰崽的一致同意。
  不过我不可能因此改变早就做下的安排,那样的话对我和武侦宰来说都不好。
  一单改变的话不仅有损我这个父亲的威严,而且我所想要照顾的对象, 也有可能会受到排挤。
  只能早早地去睡,明天早早地起床再去看看武侦宰有没有好好地睡觉。
  我的藤蔓从衣柜里把我的新睡衣拿了出来,是一个小兔叽图案的睡衣连体有兔子耳朵的那种, 还是淡淡的粉红色有点可爱。
  也不知道是谁买的放在了我的睡衣的最上面,被我的藤蔓提了出来, 我犹豫的提起来看向首领宰:“这个会不会太没有父亲的尊严了。”
  “这个是亲子装。”首领宰偏过头去捂住嘴, 轻咳了两声:“我也有一件同款。”
  “那你今天也要穿吗,我给你拿出来?”还没等首领宰开口拒绝, 我的藤蔓已经打开了他的衣柜。
  看着哪一件和我的粉红兔子完全不同的深灰色毛茸茸,我的目光里充满了谴责:“你这也叫亲子装!”
  首领宰合上手里的书, 走过来揽住我的腰:“是啊, 这是动物系列的亲子装,是不是很可爱。”
  “这明明是小兔子和大灰狼!”他是不是觉得我很蠢还好骗,我嫌弃的把这两件睡衣一卷, 就准备丢到垃圾桶里去。
  可看了一眼首领宰的表情我的动作就停了一下,他是怎么回事啊,这就要哭了?
  他塞给我一件粉红色的兔子睡衣要我穿,我都没有哭只是准备丢掉而已,他为什么就那么一副难过的表情。
  我把东西重新丢回了床上,无奈的摸了摸他的小卷发:“好吧,好吧,我穿还不行吗。”
  不过,首领宰的表情却也没有好多少,就在我考虑着要不要表演个原地脱衣服穿衣服的时候,青年低低的开了口:“我不是因为这个难过,而是突然想到了别的事情。”
  首领宰低落的蹭了在了我的胸口,仿佛是被膈的不舒服了,他伸手嫌弃的把我胸口那枚蓝宝石波洛领结摘了下来,丢的远远地。
  幸好我的藤蔓几乎遍布于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才能在蓝宝石波洛领结落地之前安稳接住,这可是武侦宰送我的礼物要是摔坏了的话,那只宰崽也会对我哭。
  悄悄把那枚蓝宝石波洛领结收到了西装的口袋里,我继续哄着怀中的首领宰:“我的大宝贝,你到底是怎么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森先生我有一个东西要给你。”仿佛是做了坏事要向家长承认的小朋友,首领宰低着头有些抑郁的把手里的书递给了我。
  “这是什么?”我有些疑惑的从他的手里接过了那本书:“这难道是你的日记,你在里面写了我的坏话,现在来自首了?”
  首领宰崽那么乖,哪怕他在日记里抱怨我,我相信那也只是一种撒娇,我把书翻开却发现上面是一张张的白纸。
  仿佛是看出了我的疑惑,首领宰摇了摇头低声向我解释道:“这不是我的日记,也不是普通的手账本,它是一本能把写在上面的内容变成现实的书。”
  “哇,这么厉害。”我的眼睛闪闪发亮:“那这个可以帮我回家吗。”
  首领宰拿出了笔递给我:“森先生可以试试。”
  希望我能够顺利回家——森。
  我拿出笔在空白的书页上写下了自己的愿望,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生,我怀疑宰崽是不是在逗我玩。
  在我的疑惑中,首领宰解释道:“‘书’是这个世界根源的存在,这个世界的无数可能- xing -都包含在里面,只要我们将想要的写在上面,所对应的的世界就会被召唤出来代替现实。”
  听到到他的解释,我心中的雀跃少了一些,有点犹豫的看着他:“宰崽你知道我的来历吗。”
  首领宰点点头:“我大概知道一点,森的世界和我们的应该很不一样。”
  我召唤着藤蔓形成了椅子,和他一起坐了下来,“是啊,我所在的世界和这里完全不同。”
  简单的讲述了一下我家那边的情况后,我翻了翻那空白的纸:“所以,这个到底能不能帮我回家?”
  首领宰摇摇头,看向我的眼中带着些痛苦:“抱歉,这个我并不知道,但正是这本书让我能够来到这里,我还一直隐瞒了你一些事情。”
  我的首领宰是真的要哭了,想到他昨天晚上和武侦宰打架,以及今天变得奇怪的武侦宰。
  我的心中有了些许猜测,也许正是武侦宰知道了些什么,首领宰才会犹豫了又犹豫的和我坦白。
  可首领宰今天早上为什么不说,而是拖延到了晚上,他就不怕今天白天武侦宰对我透露出什么来。
  想到武侦宰那大变的态度,我感觉心里的迷惑更多了,但是这家伙都这么可怜了,让我还怎么问啊。
  我伸手在他的脸颊上重重的拧了一下,拧出了一个印子来:“看你这么可怜的份上这次就算了,但是绝对没有下次了……”
  “是因为宰崽不想我再次丢下你一个人吧。”我抱住了他,轻轻地拍着他的背:“没事的,这次就算回家我也会带着你一起。”
  我当然不可能在丢下这只宰崽一个人,他那纵身一跃可真是把我吓到。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