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我成了港黑首领+番外 作者:末日灰烬(上)

发布时间:2020-11-03 12:52 类别:BL同人

天之骄子文野综漫异能
 
  文案:
  森醒来发现自己穿越成了个平凡无奇横滨小医生。
  横滨很乱,但现代医学也很有趣,森先生很喜欢这里。
  直到某天他在小河里捞起来一个绷带精,养了几天后绷带精住了下来。
  一个月后,他又在同一条河流里捞起了另外一只大号绷带精,并且把他带了回去。
  面对两个绷带精的吵吵嚷嚷,家中绷带的剧烈消耗,森先生感觉自己是一个年迈头秃的老父亲。
  为了养活两个崽子,森接受了来自本地最大的势力港黑的邀请成为他们首领的私人医生。
  上任的新医生有了许多事情,也有了心理- yin -影,森先生再也不想路过那条河。
  直到某天有一个人从天而降差点没把他砸死。
  从此,幸福的森先生过上了为了维护发际线,每天吨吨吨喝巫药的生活。
  排雷:本文第一人称,肯定有OOC,系统=爱酱=原主森
  ·
  cp:未定,干脆无cp、天上掉下的绷带精,又或者自攻自受双森水仙都有可能。
  内容标签: 综漫 天之骄子 异能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森先生,各种绷带精 ┃ 配角:各种小天使,下一本开《哈,好多青花鱼》求预收 ┃ 其它:野狗,酒厂,沙雕
  一句话简介:我有五只绷带精
  立意:在成长中学会关爱他人
 
 
第1章 
  我叫森,来自于传承千年的林氏,是一个战士,准大巫祝,更是林氏的继承人之一。
  那一天,刚举行完成年仪式的我率领着小队成员加入战场,加入了同钨氏的战场。
  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已经到了尾声,我们氏族的情景一片大好已经包围了钨氏祖地,就等砍断他们的图腾柱彻底的结束这场战役。
  部族的图腾是最为神圣的东西,只有大巫祝才可以触碰并且从中获得能力,能力会使整个部族都位置受益。
  一个氏族战胜吞并另一个氏族的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砍断对方的图腾柱获取对方的能力。
  只有巫祝才能做到,这次被指派完成这一神圣使命的就是我。
  虽然,我的能力很强大,但私下里,我可听到过不少人讨论,我的大巫祝父亲以及族长爸爸会派我上战场的原因就是为了让我刷一些战功,将来继位时更名正言顺一些。
  因为我是他们最为心爱的小儿子,从小摔一跤都会放下繁忙的工作亲亲抱抱哄我的那种,怎么可能让我上危险的战场。
  对于这点,我心中的无奈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同大哥比起来父亲和爹爹对我的确是太过于偏袒了一些。
  是的,攻打敌人氏族的最后战役我也没有赶上,等我和水氏少族长还有属下抵达时,族人已攻入了钨氏内部。
  那时候,水氏少族长的脸色很差,不过我也没多想。
  当时的我以为他是和我一样,因为被掉开而生气。
  是的生气,委派个任务把我掉开不让我参加真正战斗这点真是太过分了,哪怕是为了我的安全,还是让我有点受伤。
  不过,还好他们还需要一个巫祝来砍断图腾,否则我都没有上战场的意义了。
  在众人的瞩目中,我将培养的半生植物化作利刃,砍向了钨氏的图腾柱。
  剧烈的精神刺激从图腾柱内朝我涌来,黑雾包裹了我的全身。
  这是钨氏千百年来的积累,也是他们祖先之灵的反噬。这么一下精神冲击,如果是普通战士估计已经变成白痴。
  对我来说还好,毕竟除了自身的力量我也能借用自家部族的图腾,怪不得每个部落的图腾柱都需要大巫祝才可以砍断。
  没想到水氏的人居然背叛了我们的协议,那位面色不好水氏少族长从背后偷袭,他解开了被捆在一旁的钨氏高层的束缚。
  带着对方少族长一起攻了上来,二打一还要背后偷袭。
  在我记忆的最后一刻,是血色的利刃从他的手中激- she -而出,直接此捅穿了我的心脏。
  我说过我是很强的,虽然被偷袭,我还是用力砍断了钨氏的图腾柱。
  同时我也用还带着露水的枝芽刺穿了他的头部,连带着把他和那位少族长串在了一起。
  他们非常没有美感的死在了一起,钨氏的图腾柱断了,我位部族赢的了这场战争。
  我大笑了起来笑容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剧痛中我蹲下身来捂住胸口,看了眼对面的前小伙伴彻底失去了意识。
  没救了啊,作为部族内的大巫,这种伤势下我知道我是死定了。
  总之,战斗胜利,我们部族赢了,我也完成了我的使命。
  可是还是会伤心啊,这就是有预言能力的父亲和爹爹从小更加偏袒我的原因么。
  原来我早就是命中注定的弃子。
  再次醒来我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屋子很小但墙体刷的雪白,四周都是奇奇怪怪没有见过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植物的存在让我很压抑。
  也顾不上被抛弃的伤心,战士的自觉让我感受了一下周围,灵气非常稀薄,也感应不到部落图腾和祖先之灵的存在。
  我的能力简直是直接下降了九层,艰难的爬起来感受着虚弱的身体,我咳嗽了几下:“这是死后的世界吗,果然很奇怪。”
  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声音:“不,你还活着,但是能活多久就不知道了。”
  难道是祖先之灵显灵了在和我说话,我心中的振奋起来。仔细感受了一下身体,我进行了一下粗浅的血气运行。
  我能够确定自己是活着,但确实身上修为全无从部族战士变成了个普通人。
  更为重要的是,我发现和我说话的并不是祖先之灵!
  呵呵,是什么人竟敢欺骗林氏的大巫。我打量四周想要寻找声音的来源:“谁在和我说话。”
  随着我的问话,那声音又响了起来:“你找不到我的,我是你的系统就在你的脑子里。”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