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幽灵+番外 作者:天堂放逐者(下)

发布时间:2020-11-14 08:43 类别:BL同人

 
  第60章 运气
 
  血缘保护魔咒,是一种古老的献祭魔法。
  它很复杂,又很简单。
  付出生命与魔力,保护有血缘关系的人。
  这个魔法不需要念咒,甚至不用你去“学”,只要在临死的那一刻有坚定不可动摇的意志,就能将这个魔法成功施加在被保护者身上。
  听起来很神奇,其实血缘保护魔咒出现的机会很低。
  中世纪之后越来越少,最后变成了古旧书籍上的一页记载,如果不是邓布利多看的书足够多,可能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咒语。戈德里克也表示,其实在他那个时代,血缘保护魔咒就不太流行了,因为缺点太大。
  这个献祭魔法,是不能通过“自杀”完成的。
  换句话说,一定要有人杀死施法者。
  然后血缘保护魔咒的针对目标,就是那个杀人者。
  ——仔细一想很合理,母亲保护孩子,杀人者不可能放过一个弱小的孩子,于是母亲临死前最牵挂的是孩子的安危,希望孩子能逃脱,绝望强烈的意志与死亡同时到来,魔咒达成。
  这里的母亲,还能换成父亲、祖父祖母、兄长姐姐等等。
  血缘越近,魔咒越强。
  “严格地说,它其实不是‘咒’。”
  戈德里克想了想,认真地说,“有巫师怀疑它属于原始魔法体系,这种全靠巫师潜意识完成的魔法,类似小巫师造成的‘失控’怪事。”
  “后来的巫师为什么不用血缘保护魔咒了?”分院帽好奇地问。
  这次校长办公室里的人跟画像都没有说话,分院帽差点以为自己问了什么不该问的话题。
  帽子拼命思索,然后恍然大悟:“难道这个魔法只对一个人……杀人者有效?”
  邓布利多轻咳一声,点点头。
  分院帽哑然,那这血缘保护魔法真是“没用”了。
  如果追杀者是两个人,一个杀死保护孩子的人,一个去杀孩子,再坚定的意志力有什么用?孩子还是得死。
  “还有,如果孩子太小,侥幸躲过了凶手的加害,他独自在野外也很难存活。”戈德里克抬眼说,“更别提血缘魔咒效果不强烈的话,凶手未必会死,他会跟踪这个孩子,然后引来野兽与魔法生物……”
  他说一句,分院帽就抽一口冷气,最后瑟瑟发抖。
  太可怜了,这血缘保护魔咒太没用了!
  “所以不是其他父母不肯像莉莉一样为自己的孩子牺牲,而是在魔法界生活的他们知道这个魔咒的弱点,这让他们很难满足‘不可动摇的意志力’这个条件。”邓布利多轻声叹息。
  莉莉是麻种巫师,她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魔法,更不可能知道血缘保护魔咒的缺点,她只想保护自己的儿子,她的丈夫已经死在了楼下,她绝望又强大。
  杀死伏地魔,结束英国魔法界长达十一年黑暗恐怖的从来不是哈利·波特,而是莉莉。
  “魔法的本质,并不以咒语的形式保存,也不是依靠魔杖施展的,它是理想、感情、意志力……以及所有正面的情绪,即使魔咒丢失,学校不再存在,但只要巫师还拥有这些,魔法的传承就永远不会消失。”
  谁都想不到,一个几乎没人知道的血缘保护咒,导致了英国魔法界历史的一次剧烈转折。
  “格兰芬多阁下?”
  戈德里克从沉思里回过神,发现一屋子的校长都在看他。
  “哦,没什么,我在想一件事。”戈德里克谦虚地问,“你们觉得是伏地魔运气特别差,还是哈利的母亲运气特别好?”
  邓布利多:“……”
  校长画像们:“……”
  ***
  戈德里克回到高沼地石堡,问了萨拉查同样的问题。
  “当然是哈利。”萨拉查毫不犹豫地说。
  戈德里克的表情有些古怪,然后他听到萨拉查解释:“你对你的新学生有其他了解吗?比如预言师血统之类,我觉得他的运气好得离谱。”
  “波特是佩弗利尔家族的后裔,你已经知道了。”戈德里克耸耸肩,表示仅此而已。
  萨拉查放下羽毛笔,双手交叠压在下颌,盯着戈德里克说:“我活了几十年,只见过一个人的运气能跟哈利相比。”
  金发巫师下意识地指自己,满眼询问。
  “对!”
  萨拉查站起来,走到戈德里克身边。
  石堡的窗户位于高处,夕阳的余晖只能以一个偏斜的角度照入书房,在古老简陋的家具与地板上留一道金红色的亮光,现在这个亮光逐渐靠向戈德里克所坐的椅子。
  萨拉查对这间书房的光线变化很熟悉,瞥一眼沙漏,就知道再过一会儿,阳光就会直直地照在戈德里克身上。
  对于忽然接近的萨拉查,戈德里克有些惊讶,又有些得意,他以为萨拉查看出来他的不痛快,想要安抚解释。戈德里克抱着手臂一动不动,眼神游移,好像在这一瞬间想了很多奇怪的东西。
  近了,更近了,他闭上眼睛就能感觉到萨拉查的熟悉气息。
  ——微凉的手掌贴近他的脖颈,虽然一动不动,但是本能还是让皮肤上冒出了一层战栗的小疙瘩,后颈也是危险的致命处,戈德里克正要说什么,就感觉到那只手轻飘飘地捞起自己一缕头发。
  戈德里克连忙回头。
  “我今天回家还没来得及洗……”
  金发巫师的话卡在喉咙里,因为他看到萨拉查一脸认真地把头发凑到阳光底下,端详傍晚不太强的光线,透过城堡的魔法屏障后还有几成威力。
  然后萨拉查摇摇头,伸手去推戈德里克的椅子。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