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我被凶宅看上了+番外 作者:長安值雨(中)

发布时间:2020-09-18 07:59 类别:推理悬疑

甜文情有独钟灵异神怪无限流
第101章 
  安阎看到床底下空荡荡的一片,除了他的钥匙之外,什么都没有。
  安阎伸长胳膊,捡起钥匙站了起来。
  他伸手拍掉钥匙上的土,接着把钥匙装进了兜里,“你这个房间气场有点不对,说不定有鬼,晚上睡觉的时候小心一点。”
  陶远克制住内心的兴奋,勉强维持住了表面的镇定,“真的吗?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我的房间有什么鬼?”
  干过亏心事的人都格外怕鬼,陶远这么兴奋,不太像害过人的人。
  安阎伸手摸了摸鼻子,“没有看到。我就是觉得这里气场有点- yin -,凉飕飕的,你小心一点。”
  陶远露出一副期待的表情,“好,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小心的。”
  安阎:“不用谢,我们走了。”
  安阎放慢脚步和杜鸩走在最后,悄声问道:“这里有没有鬼?”
  杜鸩点了点头。
  “真的有!?”安阎睁大眼睛,胳膊贴着杜鸩的胳膊,凑过去的时候,头发扫过了杜鸩的耳朵,“在哪里?”
  杜鸩微微偏头,看向陶远的背后,“在他背后,有一个女鬼和一个小男孩。”
  安阎停下了脚步,“一来来俩,不好对付啊。我们帮帮他?”
  杜鸩:“不用,那两个鬼是他死去的老婆和孩子,死了有段时间了。”
  “那他刚才还说去接……”安阎说了一半停了下来,“怪不得我说这里有鬼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怕,还有点高兴。杜鸩,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帮他看到他的老婆孩子?”
  杜鸩:“你别插手,等他老婆想见他的时候,就会让他看到了。”
  袁野站在门外回头看他们,“你们在说什么呢?大点声,也说给我听听呗。”
  “没说什么。”安阎扭头瞥了眼站在原地,看起来有点落寞的陶远,大步离开了616房间。
  到了七楼后,袁野回了707,给孙桥讲他们在六楼遇到的事情。
  安阎和杜鸩回了708房间,安阎整理行李,杜鸩则绷着脸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安阎的行李不多,很快就收拾完了。他拿出手机准备上会网,却悲催地发现旺斯酒店没有wifi,4g网络也很差,连微信消息都看不了。
  安阎把手机扔到一旁,叹气道:“完了,我这几天没法直播了,可惜了旺斯酒店这么好的素材。”
  杜鸩说道:“袁野他们带了设备,应该会拍很多视频片段,你让他们发给你就行。”
  安阎一拍脑门说道:“对哦,我可以把他们拍的素材剪成视频,在我的直播间播放。虽然效果比不上直播,但总比没的看强。”
  大约中午十一点半的时候,708房间的电话铃声响了,是酒店营养师打来的。
  “您好,我是您的专属营养师。午餐时间就快到了,您如果有在酒店餐厅想用午餐的意愿,请于中午十二点之前赶到五楼的餐厅,我们将为您提前准备好丰盛的午餐,在那里等着您。再见。”
  营养师说完就挂,根本没有给安阎回应的机会。
  几分钟后,安阎身上的对讲机响了。
  “这里是707袁野,这里是707袁野。十一点五十分,需要去餐厅吃午饭的人请到七楼电梯口集合。708收到请回答。”
  安阎按了回复按钮,“708安阎收到,完毕。”
  袁野:“这里是707袁野,705收到请回答。”
  唐悦然:“705唐悦然收到,完毕。”
  十一点五十分,安阎等人在电梯口集合,他们各个口袋空空,只有袁野一个人带了对讲机。
  袁野:“……你们年轻人怎么都这么没有团队合作精神?”
  安阎伸手按了电梯按钮,“我们从吃饭到回来肯定都在一起,用不着对讲机。”
  袁野诧异道:“怎么会一直在一起?如果有人中途去卫生间了呢?不问问大家都在哪里,万一把谁丢在五楼了怎么办。”
  唐悦然:“求求你别说了……就是怕在卫生间突然听到你的声音,我才没带对讲机。万一手一滑把对讲机扔马桶里了,我是捡还是不捡?”
  袁野:“……”
  电梯到了,安阎、杜鸩他们先后进了电梯,一起到了五楼。
  到了餐厅后,安阎看到餐厅的大餐桌上已经坐了五个人,除了住在616的中年男子,安阎还没见过其他四个人。
  那五个人正好坐在长条桌的同一边,安阎他们五个便走到长条桌的另一边,和他们面对面坐好了。
  这会服务员正在上菜,大家都没带手机,闲坐着没事干,袁野便带头让大家做自我介绍。
  安阎、杜鸩和《开心见到鬼》节目组的三个人介绍完自己后,对面的五个人也按照座位的顺序开口了。
  坐在首位的是616的住客,他的状态比早上的时候好了很多,大概是不喜欢跟陌生人透露太多信息的缘故,他只说了自己的名字叫陶远后,就没再说话了。
  坐在陶远旁边的是一个气质温和的年轻人,“你们好,我叫温驰,是一个灵异爱好者。去年刚刚开始工作,这次是请了年假出来玩的。”
  陶远下方坐着的,是一个有着齐刘海,披肩长发的女孩子。她的长相非常乖巧,抬头看人的时候,眼神稍微有点- yin -郁,但眯着眼睛笑的时候,看起来又非常阳光,“你们好,我叫庄萌,二十一岁,在首都上大学……”
  坐在她声旁的男人偏头看了她一眼,“你是女的,在外见到陌生人的时候,别什么话都一股脑地告诉别人,要懂得保护自己,懂不懂?”
  “你……你别那么凶啊。”庄萌转头看了他一眼,低头看着摆在她面前的餐盘,“我只打算说名字和学校,又没什么要紧的。”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