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迷案追击 作者:秋风过耳(下)

发布时间:2020-11-18 09:52 类别:推理悬疑

强强破镜重圆都市情缘悬疑推理
第51章 
  余野往上提了提衣领, 才发现自己穿的衣服圆衣领,提不上去,遮盖不住, 他斜睨眼林杰, “闲的你。”
  林杰不服, “你出去瞎鬼混,让人啄出印, 我是好心提醒你,等会儿天大亮, 大家全注视你脖子,看你怎么解释?”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亲的看不出来?”
  “看得出来,问题是谁亲的?这是重点。”
  余野不搭理他, 起身往车上走,林杰跟过去,一把拽住他肩膀, “所以到底谁亲的?吴宇州?你俩这么快好上了?”
  余野脚步一停, 回头,“猜到了, 还一直问什么?”
  “我靠!这么快旧情复燃了,可以呀老鱼。”
  “没有的事。”余野烦躁。
  林杰好奇心被勾出来, 追着问:“没和好他为什么亲你……还这么激烈?”他脑补了一段小电影, 咯咯的笑。
  余野看出他所想,“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们什么也没做,他喝多了。”
  林杰严肃地点点头,“嗯, 我相信你们是纯洁的友情,纯洁到出了吻痕……酒后你能把持住?”
  余野被他缠烦了,肩膀一甩,耸掉肩上的手,“案发现场有什么发现?”
  “转移话题,你做贼心虚……”
  余野本来就烦,被林杰一说,彻底不耐烦,抬腿踢他一脚,“滚。”
  余野态度越差,林杰心情越好,他收敛些笑意,“不闹了,你俩能和好,哥们为你高兴。”
  林杰不打科犯浑,余野也平静了些,“没和好,昨天下午估计梁雨轩跟他说了些以前的事,勾起回忆,晚上酒劲上来,他大概有些分不清现实和过去才亲了我,今天酒醒马上和不认识一样。”
  “不能吧,亲成这样了,他能做到,跟什么没发生过一样淡定?”林杰不信。
  “咱俩打赌,如果你输了,给我家黑子做一个月狗粮。”
  “OK。”林杰爽快答应。
  回到市局天已大亮,大家忙了小半夜,这会儿稍有点空闲时间,吃饭的吃饭,睡觉的睡觉,吴宇州进办公室还有些头疼,回到座位拍了拍额头,四下一看同事们都来了。
  伍飞扔给他一杯豆浆和油条,“吴队早,刚从食堂买来的趁热吃。”
  吴宇州打开油条吃了两口,“谢了,今天怎么都来这么早?”
  伍飞快速回忆下,想起昨晚吴宇州没去案发现场,“昨晚发生案子了,老大没叫你?”
  提起昨晚吴宇州低下头,大口吃早饭不再说话,昨晚身体的诚实度高于心里,这倒没什么,就有些担心余野会逮住他,逼问两人关系。
  余野从门外进来,进门第一眼看向吴宇州。
  吴宇州扔掉包装袋,抬头与他对视,极自然地说:“昨晚有案子?”
  余野点头。
  “去现场怎么没叫我?”
  余野哼笑:“你起得来吗?”贴近他耳边又说,“你那副样子,还有心情办案?”
  “你打电话,我会起来。”吴宇州面不改色。
  “好样的。”余野从他身边走过,似笑非笑。
  全程偷偷观察的林杰,心中一颤,自知和余野打赌要输了,他走过去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吴宇州,小声说:“看见余队脖子没?不知道哪个小妖精亲的。”
  吴宇州:“……”
  刑侦队几人围坐会议室,伍飞介绍案情,“赵胜,男,二十岁,R大学金融系,大二。
  七月十五日晚,赵胜和室友一起在校外火锅店吃饭,十点离开饭店,由于赵胜和女朋友在校外租的房子,饭后他独自步行回出租屋。
  从R大到赵胜所住的出租屋之间,有段偏僻狭窄的小路,这条小路上没路灯,无监控,也无法过车,是学生为了抄近路,开辟出来的路,赵胜就在这条路上遇害,遇害时间大约十点到十点半之间。
  赵胜和另一名被害者周檬,两人很早相识,周檬的死法与小说《奇案》中,丢失血眼案相同,赵胜的死法与消失的人脸案相同,两起案子应该同一凶手所为,根据《奇案》的章节,可能还会有其他人遇害。
  跟赵胜吃饭的同学反映,赵胜吃饭期间未出现任何异常,没有情绪波动,没接过电话,没喝酒,没与饭店其他食客发生过矛盾,饭后这名同学回了男生宿舍睡觉,已得到证实。
  报案人是赵胜女朋友,据她说赵胜平时十点左右准回去,昨晚等到十点半还没到家,打电话无人接,等到十一点还没回家,女方实在不放心,打手电壮着胆子出去找,她顺着赵胜回家的路走出去,在那条不常有人走的小路上,发现赵胜尸体,当时赵胜面部皮肤已被扒下去。
  他女朋友吓傻了,哭喊着跑回小区,到人多地方,才逐渐缓过来,随后与小区保安重返案发现场,报了案。
  接到报警,我们第一时间赶过去,案发现场没发现凶手的足迹和其他物品。
  赵胜手机最后一通电话是和室友的通话,微信和其他社交软件,最近联系人都是和女朋日常对话,没异常。
  与周檬不同的一点,这次尸查发现少量乙|醚成分,唐主任推断,凶手先用□□捂住赵胜口鼻,趁赵胜身体出现不适时将其捂死。”
  程晓璐:“我这边昨晚连夜走访附近居民,有个女孩的卧室窗户,正对这条小路,据女孩回忆,昨晚她站窗前眺望,隐约瞧见一男一女站赵胜尸体的位置说话,因为没有路灯,天色过暗,她看不清两人的脸,只能看见大概的形体轮廓。
  根据目击者的描述,我们推断,说话的男人是赵胜,女方长发,身高和赵胜差不多,是否穿高跟鞋看不清,穿着一套黑色宽松运动服,头戴渔夫帽,条件有限,目击者只能看见这些。
  后面发生的事目击者没看,没过多久,响起警笛声,赵胜遇害,所以目击者看见的女人,很可能是凶手,目击者对女人身高体重的描述,我觉得很像唐青青,于是今早学生宿舍一开门,我立刻去了唐青青寝室。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