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和情敌结婚后我失忆了+番外 作者:策以

发布时间:2020-10-30 13:34 类别:现代都市

甜文强强情有独钟豪门世家
 
  文案:
  徐向奕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跟情敌躺在一个被窝里。
  看着床头的结婚照,徐向奕陷入了沉思……
  在徐向奕的记忆里,他和于和彦为了个姑娘从小就不对付,暗暗较劲,总想压过对方风头,单挑群架都干过,一直水火不容。
  后来,他们暗恋的妹子结了婚,新郎都不是他们,两人才算表面上的握手言和……
  等一下,握手言和就算了,结婚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徐向奕回忆完,于和彦已经把他压在身下开始亲热了……
  事后,徐向奕觉得那啥还不错,但为什么他是下面的那一个?
  徐向奕觉得这个婚离定了。
  于和彦:“离婚?你想都别想!是你先追我的,你得对我负责!”
  徐向奕:“我追你?不可能,我不喜欢男的。”
  相处一段时日后,徐向奕觉得自己有点危险了,同- xing -恋还会传染吗?为什么他开始在意情敌了。
  阅读指南:
  觉得不好看请立马点叉退出,不要为难自己。
  先婚后爱,攻占有欲强,受前期失忆对攻冷漠,后期腻歪。
  占有欲超强易吃醋攻&脾气时好时坏直男受
  内容标签: 强强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向奕 ┃ 配角:于和彦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表面争锋相对,其实暗地里……
  立意:有情人终成眷属
  ============
 
 
第1章 
    序章
  大排档里,到处都是吃夜宵的人,吵吵闹闹的,气氛挺好的,很适合喝酒吹牛。
  面前的桌子上架着一锅干锅牛蛙,陈灼开了一瓶啤酒,说道:“最近在忙什么?都没见你出来玩了。”
  “忙结婚。”
  陈灼刚抿了一口的酒当即就喷了出来,十分不在意形象地咳了个半死不活,好不容易缓和下来,震惊道:“你说什么?!!!”
  徐向奕嫌弃地皱了皱眉,幸好这丫的没有把酒喷到锅里面,要不然真没法下口,他平淡地说:“我结婚了。”
  “艹,你居然脱单了,怎么不早说?”陈灼听到兄弟结婚了,实在是太意外了,震惊之余,也为他感到高兴。
  “你这人也真是,还把不把我当兄弟啊,结婚了这么大的事居然瞒到现在才说,嫂子长得怎么样?漂亮吗?”
  徐向奕只是淡淡一笑,喝了一口酒,并不作答。
  看徐向奕那淡然的样子,陈灼都急死了,追问道:“哎,你快说啊,到底长得怎么样?”
  “你认识。”
  “谁?”
  “于和彦。”
  陈灼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你说谁?什么燕?”
  徐向奕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说:“于—和—彦。”
  陈灼听到这个名字,整个人都像被雷劈到了一样,脑子都死机了,半天才震惊道:“你耍我呢?”
  徐向奕无所谓地说:“爱信不信。”
  陈灼认真地看着他,徐向奕的表情不是作假,他不会跟人开这种玩笑。
  "你疯了啊?"
  徐向奕又喝了一口酒,笑了笑,淡淡道:“人生就是有很多意外,没准哪一天就和自己认为不可能的人在一起了。”
  从签下结婚协议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和于和彦之间的纠葛越来越深了,以前他们是相互讨厌,现在是什么,他也说不清,他到现在都没明白,于和彦为什么要找自己结婚。
  不知道为什么,陈灼从他的神情里看出了些许落寞,这话说得他无言以对。
  陈灼摇着头,说道:“我不信,你骗我,你怎么可能跟他结婚,他又不是女的,更何况,你们以前关系那么差,跟谁结婚都不可能跟他结婚啊。”
  于和彦是谁啊,是高中时期他们俩共同讨厌的人,徐向奕的情敌,他们俩学生时代都不知道打过多少次架,就是宿敌的存在。
  谁要是跟高中时期的徐向奕说以后他的结婚对象是于和彦,徐向奕能把那人嘴巴打烂让他别胡说八道,于和彦也可能会把胡说八道的人的脑袋开瓢,笑话,他们可是死对头,谁也看不上谁,怎么可能会结婚!
  陈灼打死都不敢相信,还以为徐向奕在骗他玩,直到徐向奕把手机里拍的结婚证给他看了他才敢相信。
  陈灼看着那张照片,久久不能言语,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是自己喝多了还是徐向奕喝多了,太魔幻了,他跟徐向奕从幼儿认识,到现在也二十多年了,从未听他说喜欢过男人,这些年也一直暗恋着一个姑娘,怎么突然转- xing -和死对头结婚了,简直匪夷所思。
  陈灼半天才开口道:“为什么?”
  徐向奕只说道:“因为爱情。”
  他当然不能跟自己最好的兄弟说是协议结婚,只要他稍微透露一丁点对这段婚姻的不情愿,陈灼能立马拉着他去和于和彦离婚。
  陈灼已经风中凌乱了,骂道:“爱情个鬼啊,你疯了,你真的疯了!”
  徐向奕喝了一口酒,心道,对啊,就是疯了啊,要不然怎么可能跟情敌结婚。
  两人从七点一直喝到十点,大排档越来越热闹,吃宵夜的人多了起来,两人吃得酒饱饭足,终于结束了。
  陈灼约着徐向奕去打游戏,徐向奕说:“打什么游戏,都几点了,太晚了,我得先回去了。”
  陈灼拉着他的胳膊,说道:“这十一点都没到,哪里晚了,走走走,去我那,我最近新买了一款设备,新奇得很。”
  以前他们两个待一块,一起玩通宵那是常有的事。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