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重蹈覆辙+番外 作者:夜听春雨

发布时间:2020-11-18 09:35 类别:现代都市

 
  文案:
  我真的想过同他白头偕老。
  曲朔风厌倦了一成不变的生活,江秋白不愿意继续维持美满婚姻的假象。
  于是,
  在一起的第十年,结婚后的第七年,曲朔风和江秋白签下了离婚协议书。
  曲朔风自以为会奔向他想要的自由,却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快乐。
  等他回过头之后才发觉,留在原地的人似乎只剩下他自己。
  “这一次不会是重蹈覆辙,我们仍旧不完美,却最般配。”
  曲朔风×江秋白
  1.同- xing -可婚背景。
  2.攻受只有彼此,婚没离成,HE。
  3.攻有点渣,有追妻火葬场。
  微博:飘浮星球轨迹_twinkle
 
 
第1章 
  如同每一个工作日的清晨,江秋白早早便起来忙碌。将米淘洗之后放入砂锅慢慢熬煮,又从冰箱冷藏室拿出昨天刚做好的包子放进蒸锅。
  接着,江秋白又做了几道小菜。
  将这一切都做完,窗外的天空才刚刚亮起一抹鱼肚白。
  江秋白虽说是个自由职业者,作息却出奇地好。
  扫地机器人已经开始工作,江秋白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坐在沙发上,在晨光熹微中点开文档开始码字。
  江秋白是一家网站的签约作者,算不上大神级人物,但也小有名气。
  曲朔风在七点半醒来,走出卧室后看见餐桌上的早饭已经摆好,摆盘精致。
  江秋白还站在厨房里,他关上火,砂锅里原本正在咕噜咕噜冒泡的粥渐渐安静下来,厨房里的烟火气慢慢散去。
  曲朔风洗漱回来后走进厨房,从背后抱住江秋白,在他脸颊上落下一个轻吻,任谁看见都会觉得他们二人十分恩爱幸福。
  “秋白,我们过段时间还是请个阿姨回来吧。”曲朔风这样说。
  江秋白捏着勺子的手指轻轻颤了一下,勺子落进粥锅中,毫无声息,他半撒娇似的说:“曲朔风,你该不会是开始嫌弃我做的饭了吧?”
  “我哪里敢,再说了,秋白的手艺那么好,再吃一百年也不会腻。”曲朔风道,“最近天要转凉,你的腿又会难受,我舍不得你起那么早。”
  江秋白的左腿行动不便,变天就会酸痛难忍,这是从前为了救曲朔风留下的伤。
  “算你还有点良心。”江秋白小声嘟囔了一句。
  “我的心都在你那儿,你自己检查检查。”曲朔风随时都能将这样的话说出口。
  八点半,曲朔风离开家门。
  江秋白看向门口的人:“朔风,中午还回来吗?”
  曲朔风没有在家族企业工作,而是创办了一家游戏工作室,所以时间比较自由。
  曲朔风换鞋的动作顿了两秒:“有个应酬,就不回来了。”
  自动开闭的中门已经合上,磨砂玻璃之后,曲朔风的背影模糊不清。
  江秋白揉了下眼睛,将目光收了回来,电视柜上的电子相册还在不停播放他们的结婚照,江秋白却没有感受到半分喜悦。
  他叹了口气,又不知道到底在感叹什么。
  现在的生活不好吗?明明所有人都在羡慕他的幸福。
  他们现在住的地方是栋小别墅,房子不算大,贵在有前后两个大院子。
  前院被江秋白拿来种花,任何时节都是一片花团锦簇。
  从江秋白坐着的沙发向外看,仿佛是幅风景画。
  今天正好赶上几个稿子的截稿日,江秋白收回思绪,开始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中。
  等到结束已经是傍晚,他一向是这样,忙起来就忘记时间。
  按了按空荡荡的胃部,江秋白喝了一口早就凉透的咖啡。
  见时间来不及,江秋白在常去的餐厅订了外卖,外卖刚好与曲朔风一起进家门。
  曲朔风没说什么,像是过去的每一天那样,两人安静地吃完晚饭,然后各自洗漱再躺到床上。
  江秋白从背后抱住了曲朔风,其中的意味两人都很清楚。
  曲朔风拉开他的手:“秋白,今天工作太累了。”
  江秋白转过身,背对着曲朔风,神色不明:“朔风,是不是要变天了,我腿有些疼。”
  这次是曲朔风从背后把江秋白拥入怀中,手掌轻柔按抚江秋白酸胀的左腿:“明天跟我妈说一声,让岑医生过来一趟。”
  “好。”江秋白闭上眼,往后面靠了靠,曲朔风偏高的体温传了过来。
  可能真的要变天了,江秋白第二天罕见的没有早起,一整天都昏昏沉沉。
  “晚上不回来,有个朋友回国,和别人约好给他接风。”
  等江秋白拖着沉重的躯体做好晚饭,接着才看见曲朔风发来的这条微信。
  江秋白按了按眉心,总觉得有些心慌。
  客厅只开了一盏落地灯,江秋白的影子投在地上,看着有点萧索。
  茶几上的手机开始震动,打来电话的人是江秋白为数不多的好友,陆熙。
  两人聊了一会,大多数时间都是陆熙在说。
  江秋白走进厨房,洗了点水果。
  陆熙刚结束一场直播,嗓子有些哑:“对了,秋白,你知道吗?姜然回国了。”
  姜然回国了。
  那曲朔风要去见的刚刚回国的朋友是谁?答案显而易见。
  江秋白的心跳陡然加快,苹果从刀下滑落,正好砸在江秋白的左脚上。锋利的水果刀从他指尖略过,他仿若无感,仍旧木木地立在原地。
 
 
第2章 
  电话那头的陆熙又喊了好几声,江秋白才回过神,等开口后才发觉嗓音沙哑:“没事,刚才走神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