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一篇古早味狗血虐文 作者:九重烟

发布时间:2020-11-18 09:42 类别:现代都市

强强虐恋情深都市情缘天作之合
 
文案:
杜烬一直觉得自己这个养父像朵养在温室的玫瑰花,娇嫩、纤细、脆弱。
可惜在某天夜里,这朵玫瑰花露出了它隐藏起来的毒刺,这逼迫杜烬不得不成为一柄杀人的枪。
而这枪口,正对准了他的养父。
=======================================
本文cp:枪与玫瑰。
攻受是养父子关系,两个都是绝对的病娇- xing -格,反正不是你爱我我就爱你,你不爱我我就不爱你的正常人就对了。
受一直在骗攻,他是非常恐怖的绝对占有欲的人。
=======================================
本人年轻的时候特别喜欢古早味的狗血虐文,所以多年后自己产腿肉自己吃。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烬、顾云 ┃ 配角:其他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虐攻一时爽,追夫火葬场
 
立意:花样人生
==================
 
  ☆、杜烬
 
  这世上幸福的人是相似的,而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杜烬的父亲是个赌鬼,还是烂赌成- xing -,死不悔改的那一种。
  他父亲不赌的时候其实很正常,长得一表人才身姿挺拔,有着无害的外表和优秀的口才,这才能哄得外公把妈妈嫁给他。
  一开始三媒六聘,到新婚的时候都是让人羡慕的对象,左邻右舍都说他妈妈嫁了个好人家。
  不过可惜的是,新生活没开始多久,烂赌鬼始终是烂赌鬼,很快就暴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那不是现在网络上小姑娘万般嫌弃的直男癌,凤凰男之类可比的。
  他父亲好起来的时候,甜言蜜语,也会对妻子和儿子和颜悦色,杜烬现在还记得父亲为数不多一次抱着他喂他吃饭,前一秒还温柔和蔼,下一秒就把他摔在地上,筷子瓷碗兜头就朝他母亲脸上打过去。
  他想要钱,总是要钱,可他自己永远没有钱,即使有钱也都拿去还了赌债。
  赢了再赌,输了就跟一帮赌鬼朋友喝个烂醉,回家要钱。
  要不到钱就打骂妻儿出气。
  有一次,他拿刀指着杜烬的脖子,刀尖在他脖颈那里划出细细一道血痕,男人粗着脖子眼镜瞪得很大面目凶恶地嘶吼:“不给钱,我就杀了他,再杀了你,最后自杀,我们一家去地府团聚吧!”
  杜烬害怕极了,他感觉得到他父亲真下得了手,这种恐惧深深根植在他的记忆里。
  午夜梦回的时候,孤独一人的时候,它就会跳出来,提醒他自己的生命岌岌可危。最亲近之人的背叛有时候会比敌人的背叛来得更刻骨铭心,这句话突然从他脑海里跳出来,那时候他才五岁,还不识字,可是他自我总结出了这个结论。
  好像有人拿刀在他骨头上剜下他的肉一样,风会穿过他的皮肉直接吹到他的心上。他此时尚还懵懂,很难具体形容和理解这种心情。
  他后来才明白那是一种恐惧,来源于随时可能死去的脆弱。
  那时候在乡下离婚对女人是奇耻大辱,而且清官难断家务事,警察也管不了。
  亲戚见着他们都绕道走,他们一家从独栋小洋房搬到平房,又从平房搬到旧宅木屋里去住,最后房子没了,只能搬回外公家的祖宅去。
  他外公是个很严厉的可爱老头,对这个女婿自然很看不上眼,可他只有一个女儿,到了走投无路的光景也不能不接济她。
  外公主张人一定要读书,读书才有作为,才能离开贫瘠的农村。
  杜烬最喜欢他外公,外公不仅疼爱他还很讲道理,不会仗着别人打不过他就欺负人。
  他父亲不敢跟还风华正茂的老丈人做对,也不回家,不知道出去干什么了,总之很是消停了一段时间。
  有一天,他独自在家写作业,外公和妈妈出去走亲戚了。
  他父亲突然来敲门:“杜烬,你在家吗?”
  杜烬放下铅笔,走到门口透过木门的门缝往外看:“爸爸?”
  “开门啊,杜烬,爸爸来看看你。”
  杜烬有点犹豫。
  “开门啊,你外公在家吗?”
  “开开门,爸爸给你带了礼物。”
  外公说过不能给陌生人开门,但是爸爸应该不算陌生人,杜烬有点动摇。他父亲从背后拿出一盒玩具模型,杜烬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他在村口玩具店里看到过,想了很久母亲都舍不得买给他。
  杜烬打开门锁,把人放进来。他父亲进门看了看,然后打发他回房间继续写作业。
  过了一会儿,外公和妈妈回来了,见到这个混账女婿,两个人一言不合就吵起来。
  他父亲拍桌子说道:“我不好过,你们谁也别想好过!”
  他说完冲进厨房拿出一把菜刀,外公吓了一跳:“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他父亲狰狞着一张脸,狞笑起来:“我要是死,你们都得比我先死。”
  说完,趁着妻子没有防备。一刀就捅死了她,外公根本想不到他居然丧心病狂到这张地步。
  “你…”他一句话没来得及说出口,他父亲已经一不做二不休冲上前划开了他的喉咙。
  鲜血喷溅出来。
  杜烬听到异响走出房间查看的时候,正好对上他外公身体僵硬着缓缓向后躺倒那一对死不瞑目的眼睛。
  杜烬发出一声尖叫:“啊!”
  他父亲根本已经是个魔鬼,杀红了眼谁都不认了。他两步跨过地上的尸体,一只手掐住了杜烬的脖子,明亮的刀尖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最近的时候跟他的□□几乎贴在一起。
  他父亲质问道:“你和他们都是一伙儿的是不是?你还是不是我的儿子?我要你有什么用?”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