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落魄后我被死对头盯上了 作者:哈欠兄(上)

发布时间:2020-11-22 08:32 类别:现代都市

都市情缘破镜重圆娱乐圈
 
  文案:
  为了新戏的男一号,方卿参加了无良导演安排的酒局。
  酒局上,方卿一眼就认出,那位投资商是他小时候欺负过的陆离霄。
  陆离霄如今发达了,有钱有颜有地位,还能反过来主宰他方卿的前程
  方卿想起小时候自己把陆离霄当马骑,觉得自己这回演艺生涯肯定要玩完。
  这位陆大佬指不定要怎么报复他。
  然而....
  等等!
  塞房卡是什么意思?
  陆离霄:关于男一号的问题,不如我们去酒店开间房慢慢谈。
  方 卿:谢邀,跑龙套就挺好。
  年少时,富家小少爷方卿是陆离霄心头的一根刺。
  陆离霄做梦都想看到方卿从云端摔落,予他反击的机会!
  后来,陆离霄的美梦成真了,他如愿以偿的占有了曾高不可攀的人。
  但那根刺却融进了他的血肉里,他恨他痛,但再也没有办法将它剔除。
  【方卿:我落魄后,某疯狗想趁机欺凌我,占有我,结果对我火葬场了】
 
  【追妻火葬场文】
  【步步为营(疯)犬系攻 VS 睿智坚韧清冷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卿(受) ┃ 配角:陆离霄(攻)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追妻火葬场
  立意:喜欢一人,请通过合德合法的方式追求,否则后果很严重!
 
 
第1章 赴局前!
  棠海市的雨淅淅沥沥的连续了几天,总算在今天转了晴,但只撑了一个白天,这会儿傍晚又下起了小雨。
  餐厅里没什么生意,一楼大厅里稀稀落落的坐了两三桌.
  坐在落地窗边的那名年轻男子样貌实在英俊,店内几服务员小姑娘趁闲围在一起,兴致浓厚的讨论着这位客人的身份....
  ——这么好看,当明星也绰绰有余了吧。
  男子靠坐在餐椅上,双腿交叠,即便如此也能看出他身材比例极佳,他神色自然的看着落地窗外,似乎在等什么人。
  窗外- yin -雨绵绵,远处霓灯的光影穿过雨夜投- she -在他身旁的落地窗墙上,也在他清隽分明的五官上镀了一层柔和的光晕,远看过去,男子清瘦的身影似已与外面的- yin -雨浑融成了一副清透雅致的墨画....
  桌上的手机忽然震动,男子接起电话,十几秒后脸色沉重起来。
  “对不起啊方卿,唉,这是投资方突然的决定,我也没办法改变,真是麻烦你这么多天来回跑了,唉....”
  电话那头,刘向坤几次叹息,话里充满无奈,他虽是导演,但也不免要向资本低头讨饭,最大投资方要求把他已经定下的新戏男主角方卿换成另一名当红流量,他为那上亿的投资,只能妥协。
  即便方卿已拍好定妆照,并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剧本围读....
  方卿内心一落千丈,但也知这并非刘导决意,娱乐圈瞬息万变,临时撤换演员这种事,早已是司空见惯。
  “虽然很遗憾,但也理解您的难处,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与刘导您合作。”
  结束通话后,方卿有些恍惚的垂下眼眸,一手用力捏着眉心。
  他之前以为这部戏会是自己演艺生涯的转折点,犹记得当初刘导说让他做男主角时,他兴奋的彻夜未眠,那部戏改编的原着他翻看了不下六遍,其中男主角的台词他几乎倒背如流。
  不曾想人算不如天算,只一通电话就将他打回了原形。
  方卿请服务员直接把他点的菜打包。
  提着打包好的饭菜离开餐厅,方卿顶着小雨小跑到餐厅对面的站牌底下,他掸去身上的水珠,安静的站在站牌下等车。
  发光的广告牌将方卿孤单的身影映在他面前的积水中,从一侧看去,那两腿显的格外修长,腰窄而挺拔,虽然身形略显单薄,但却给人一种英挺斯文的感觉。
  两个站在方卿一旁三米外,也同样在等车的小姑娘很快就注意到了方卿,两人小心翼翼的探着脖子想瞧清方卿的模样,身体前倾过限失去重心,一脚踩进了前面台阶下的积水中,溅起污水使得两人同时惊叫起来。
  方卿下意识的转头看来,两小姑娘也如愿以偿的看清了方卿的模样,脸上不由一红。
  高耸眉骨下,琥珀色的眼眸在并不明亮的光线下显得深邃而又朦胧,皮肤白的像刷了一层冷釉,气质干净的流露出一丝苍白利落的感觉。
  好看的有些过分了。
  “你去,你去要。”
  “不行我不好意思,你去。”
  两小姑娘脸红心跳,相互推着让对方去要这帅哥的联系方式,争执之余,方卿已经登上了一辆公交车。
  车上没什么人,方卿也未选择坐下,而是站在车窗边,面无表情的凝望着车窗外。
  雨越下越大,汇聚在车玻璃上的水流,将窗外飞速闪退的繁华夜景,模糊成了一道道缥缈虚幻的光影。
  半个多小时后,方卿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内。
  老式小区的小六层公寓楼,没有电梯,一户约六十多平,两室一厅。
  这里离繁华区虽远,但交通方便。
  和方卿合租的另一青年叫唐率,与方卿同龄,也跟方卿一样同是十八线小演员,不过- xing -格比起清冷的方卿要外放许多,很阳郎健气的一人。
  方卿开门进屋的时候,唐率刚洗完澡,头上还顶着块毛巾,他见方卿开门进来,颇为意外:“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今天跟那刘导吃饭的吗?”
  方卿低头换鞋,“临时有些变动,刘导没来,我把饭菜打包回来了,你要吃吗?一口没动过。”
  唐率前一秒还琢磨着方卿话里的“变动”是什么意思,紧接听方卿这么一说,顿时高兴的砸吧起嘴,快步上前接下方卿手里装着打包盒的提袋。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