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无限密室逃生+番外 作者:茶浅芜言(下)

发布时间:2020-11-11 09:41 类别:玄幻灵异

甜文爽文灵异神怪无限流
第77章 
  孙奇和赵守青是在上一场密室里认识的。
  那是他们第一次进密室, 运气不太好, 虽然是个C级密室但死的人很多,一共十个人,两天就死的只剩下四个。最后是拿着其他玩家用命填回来的线索, 加上另一个玩家误打误撞的小幸运才成功逃离。
  回想起上次密室里那些鲜血淋漓的场景,孙奇现在还是会忍不住害怕。
  他不想死,一点都不想。
  所以在那个老玩家认出地上那些黄符有驱鬼的作用时, 他想都不想, 就直接拿了一张。而赵守青……呵, 想起前同伴窝囊的样子, 孙奇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那个废物,胆子小的要命,上个密室纯粹就是运气好一直缩在后面才活下来的。这次更菜,竟然被一个女人抢走了符纸。
  抢就抢走了,自己抢不回来,还要来烦他。
  “孙奇,你要帮我把符纸抢回来, ”吃饭的时候, 赵守青神情- yin -沉地抓着他念叨,“上个密室是我救了你,你不能看着我出事。”
  “我又没有坐视不管, 之前我不是也帮你说话了嘛。主要她那边人多, 你也不可能在这里和她动手啊, 明天找个她落单的机会再去找她拿就是了。”孙奇按下不耐烦劝了他几句, 心里越发厌烦。
  救了你救了你,又特么说这句话。
  当时拉了他一把,现在就要赖他一辈子了吗?他又不是没有帮过他,和个牛皮糖一样,粘人还废话多,今天那些数字纹身怎么就没选中他呢?
  孙奇烦躁地翻了个身,感觉背上被地面硌地生疼,根本一点睡意都没有。也是,以前这个点他还在打游戏玩手机呢,当时抱怨最多的就是明天又要上班,哪里能想到有朝一日他会躺在地上,期盼着一睁眼就能去上班呢。
  “嗬……”
  低沉的喘息声在他身旁不远处传来,隐隐还能听见双腿踢动的声音。
  “赵守青,大家都睡了,你小点声行不行?”孙奇压低声音不满地埋怨道。
  对面传来了一点点细碎的余声,然后就再也不动弹了。大概是听话不吵了吧,赵守青这家伙现在倒识相,要是白天他也这么安静就好了。
  孙奇又翻了个身,把自己的外套裹地更紧了点。这房间不知道怎么回事,天暗了之后就越来越冷,早知道当时就多塞一件衣服了。他无声地咒骂了一句,将手心里的符纸捏地更紧了一些,努力闭上眼睛,寻找睡意。
  就在孙奇刚闭上眼睛没多久,他听见有人在他边上说话,偏偏声音含含糊糊地放得特别特别轻,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是谁啊?”孙奇愤怒地低吼道,“大晚上的不睡觉吵什么?”
  当他的声音一出口,那一直絮絮叨叨的声音就停了下来,四周寂静无声,仿佛刚才的声音都是他的幻觉一样。房间里黑漆漆的,那盏一直亮着的昏暗灯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
  “这是怎么回事?”孙奇楞了一下,突然感觉一阵毛骨悚然,他下意识坐起来,手伸进口袋里去翻他的手机,想要照亮了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感觉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这不可能啊,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刚才他还躺在人群里呢。而且那个老玩家还安排了玩家轮流守夜,不可能他都发出那么大动静了,还没有被人发现啊。
  “人都去哪里了?”
  “有没有人在?赵守青?”
  “嘻嘻。”
  黑暗中,忽得响起了一声模糊的笑声,清脆悦耳,带着小女孩特有的尖锐。
  “谁?”孙奇惊慌失措地转过身,拿手机对准了发出声音的地方,“是谁在说话?”
  低声的呢喃又再度响起,这次他的声音响亮了不少,至少能听得出来是一个男人在说话,而且这个人他很熟悉。
  孙奇微微松了一口气:“赵守青?是你吗?你在干什么呢?他们其他人都跑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就只剩下我们了?”
  “你过来,我告诉你。”赵守青突然放大了声音,非常正常地回复了他一句。
  孙奇感觉有点奇怪:“为什么非要我过去?你直接在这和我说不行吗?”
  赵守青的声音变得虚弱起来:“你过来,我才能告诉你。”
  “行吧行吧,”孙奇一头雾水,但还是缓缓朝那边挪了挪,他本来就离赵守青躺下的地方很近,所以他干脆没有起来,而是搂着自己的背包,往那边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我和你说,你可别坑我啊,我们俩好歹是……”
  剩下的话全部被冻结在了他的喉咙里,孙奇僵硬在原地,如同堕入冰窟一样,动弹不得,只有疯狂从心底涌出的寒意和恐惧在身体各处疯狂蔓延。
  “你……”
  他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可是只能听见自己的牙齿战栗地碰撞声。
  他看到在他手机灯光的照耀下,自黑暗中浮现出的一张脸。依旧是毫无特征的五官,平凡到一眼就能忘记,但是他的嘴大大地张开着,舌头长长地吐了出来,脸部因窒息而充血发红。
  喉咙那里,一根根长长的黑色发丝从脖颈背后蔓延出来,勒住喉管,割开血管,然后如同有生命的海草一样,舞动着钻入血肉,又带着被浸润的鲜红钻出来。
  仿佛畅饮了一番。
  孙奇看到赵守青那张张到几乎要裂开的嘴巴蠕动了一下,胸腔用力,带着从喉管处震动出来的鲜血,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声音。
  原来,刚刚那个把他叫醒的声音是这么被发出来的啊。
  孙奇的脑中只来得及闪过这么一个念头,他就感觉喉间一热,剧烈地疼痛随后反馈到了脑中。他下意识伸手捂住喉咙,另一只手惊恐地去撕扯那些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的发丝,他甚至想要跑,但这时已经来不及了。
  “救命……救……救救我……”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