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南冥有鱼+番外 作者:柏舟660(下)

发布时间:2020-11-18 09:38 类别:玄幻灵异

前世今生东方玄幻
  ☆、蛟怒 2
 
  没人料到东海上这一场混战的结局竟然会是这样的——那蛟从海面直窜上了九天,带起泼天的冷雨,它在半空如同发泄般盘旋嘶吼了一阵,终于缓缓变小,缩成了一尺来长的模样。
  “……当真不会化形?”优波离喃喃道,“这倒是出乎意料。”
  海面上的碎冰逐渐融化,那蛟漂浮在其中,不再血红的瞳中,缓缓落下一滴泪来。
  优波离合掌念了句佛号。
  苏泉咋舌:“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你这么快就忘了?”
  优波离道:“世外比丘,岂可仇怨萦怀。”
  “行行……好心当成驴肝肺。”苏泉懒得同他争辩,状似随口道,“那你不如带着这位萍水相逢的朋友,到岸上找个地方好好叙叙?”
  赑屃脸色一变。
  钟樾面色森寒却毫不畏惧地迎上了他的目光。
  蛟的声音低沉而沙哑:“不行,我上不了岸。”
  苏泉手里的剑打了个圈,被他反手握在背后。他深吸一口气,回想起在昭河之时陈星舸所说的话。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阵,大到布阵者自己都没有办法解开。我出不去,也就无从知晓其它的阵眼到底在哪里,想要挣脱,更是无从谈起。”
  当时钟樾和苏泉都没有说舞雩的事,但他们已经知道,其中的一个阵眼就在南冥。
  若是加上北海与东海……
  苏泉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背后徐徐攀了上来……这是一个十字。
  他对阵法所知寥寥,但也清楚甚少有正经的修行阵会以十字为形。
  从鲸,到蜃,到蛟,无一不是与水有关之灵,精、怪、仙皆有之,能够将他们困在阵中,所耗的精力筹谋难以想象,那么所为的目的,也绝不可能简单。
  苏泉想了想,转身去问赑屃:“对了,你四哥呢?”
  赑屃不屑地“哼”了一声:“你不是与他势不两立么?寻他作甚?”
  苏泉笑道:“没有的事。三界以讹传讹的太多,你可能误会了。”
  赑屃脸上写满了“我不信”:“我们兄弟并没有随时通报去向的习惯,你来问我,实在没什么用。”
  “也罢。”苏泉拽了优波离一把,“你没那么娇嫩吧?走了,我们找个地方从长计议。”
  优波离虽然遍身都是伤口,但伤筋动骨的少,只不过似他这等自小清修之辈,地位不低,受伤的次数少,此刻哼哼唧唧地躺着不愿意动弹。
  蛟没有再动,它只是浮在海面上,眼神冷而哀伤。
  钟樾收了剑,向它道:“下月望日子夜,我们会在石铭处等你。”
  蛟缓缓说道:“神君切勿食言。”
  一场好好的婚礼最后变成这样,主人心有不虞实在再寻常不过。可赑屃素来神色- yin -沉,反倒夏泠面上淡淡的,几乎看不出对这场原本使得三界许多女仙都羡慕她的婚礼有多不舍。
  “走吧。”苏泉向优波离招招手。
  和尚龇着牙扶着腰站起来,身上的袈裟仍然齐整,只是血迹骇人。他试图在苏泉肩上搭一把,后者灵巧地一闪,瞬间躲开了。
  “这一场架打得不满意?”优波离恢复了点神气,嘴又开始闲不住了。
  “有何满不满意的?”苏泉轻嗤道,“这世上啊,就属这种雷声大雨点小的事情最多,哪来那么多轰轰烈烈惊天动地?”
  他们正要走,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女声:“钟神君,留步。”
  钟樾脚步一顿,询问地看向苏泉。
  苏泉扭过头装作没看见。
  夏泠款款走上来,微微行了个礼:“多谢神君救命之恩。”
  “不说我都忘了,原来他还救了你的命啊。”苏泉小声道。
  夏泠没听清:“苏公子说什么?”
  苏泉眉开眼笑:“我说,那你是应该好好谢谢他。”
  一直到过了仙人桥,钟樾都一语未发。
  优波离叹了口气:“不如我先寻个去处躺下养养伤?”
  苏泉奇道:“为何?”
  “你们家神君,眼下好像也没什么心情同我从长计议这些事……”
  苏泉若有所思:“很有可能。毕竟受了美人恩嘛,换做谁此时也该有几分心怀忐忑和冲动才是。”
  钟樾脚步一刹,苏泉猝不及防地撞在他背上。
  “我们怀疑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阵法,因为除了这里,还有其它的地方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钟樾沉声道,“但我尚不了解此阵是什么、布阵者是谁,更不知道他布阵是为了什么。所以,请你将在北海遇到的事无巨细都说出来,我们才有可能做出判断。”
  苏泉眯着眼睛,面上明晃晃地写着“我不太高兴”。
  钟樾话锋一转,继续向优波离道:“你这一路恐怕事情繁杂,要将思绪前情整理一番才行。我们先不打扰你了,苏泉,我们走前面。”
  苏泉摇头:“不,他不需要整理思绪!他清楚得很!”
  优波离比他摇头还摇得厉害:“不不不,我需要的,我现下脑中如同一团乱麻,急需自己安静下来好好捋一捋。你别再同我闲聊了!”
  前方不远有一个很大的村庄,叫做羽坪,人与妖杂居,不少都是飞禽类修成的妖精。村子里颇多高树,樟榕梧杉一应俱全。许多村民直接将屋子修在了高高低低的树冠之间,只开一扇低矮的小门。
  茶肆饭馆还是与城中相似,只不过那旗幡高高地挑在树梢上,远远一望便知。
  优波离晃晃悠悠地拖着“重伤”的身体跟在后面,也不知道前方的二位低声说着什么。苏泉走在田埂上,右侧的田地里是成片的椰枣树,树上坠着一串串火红的浆果,钟樾在他背上拍了一下,他抬手佯装要打回去,钟樾不躲不避地望着他,二人直直地对视了片刻,苏泉忽地拧过头笑出了声。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