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南冥有鱼+番外 作者:柏舟660(上)

发布时间:2020-11-18 09:39 类别:玄幻灵异

前世今生东方玄幻
 
文案:
再相遇的时候,一个换了脸,一个换了名字。
一个想把对方做成水煮鱼,一个想能躲多远就多远。
尘封的遗迹重见天日,选择- xing -失忆的段落随着一个又一个故人的回归重新清晰起来……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樾,苏泉(苏谦) ┃ 配角:戴杨,优波离,宋甘棠 ┃ 其它:1v1,HE
一句话简介:不是破镜重圆是碎玻璃渣渣重圆。
==================
 
  ☆、宛河
 
  黄昏,苏谦费劲地睁开眼,明晃晃的日光与他身侧的河水一同流淌着,而他本人被烙在裸露的岩石面上,与一片晒干的青花鱼干毫无分别。他缓了一阵子,低头看了看,这次或许是运气好,衣裤都齐整,左胸口还别着一枚小小的金属纽,是宛阳大学的校徽。
  宛阳是座很老的城,山南水北谓之阳,便是坐落在宛河之北。虽然到了今日除了在施政口号之外的地方很难历久弥新,但这里有一座足以成为全城骄傲的大学。
  苏谦站起身,皱眉望着气味颇不宜人的宛河,在心中为自己避免让明日的本地头条成为“宛大学生欠债不还曝尸河岸”而热烈鼓掌。
  裤兜里有什么东西忽然震了一下,他十分惊奇于自己的破烂手机居然还有电,掏出来一瞧,只见屏幕上显示出死党戴杨同学一条歇斯底里的信息:“书签儿!你还在哪儿醉生梦死?!快滚回来上课,点名了!!!!!!!!!”
  苏谦看着那一排感叹号,感到自己对基友的教育实在不够,说好的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呢?小小的上课点名有什么可惊慌失措的。
  然而他刚在对话框里打出“替我应个……”,手机屏幕晃了晃,没电自动关机了。
  所幸这地方离他们学校并不远,他在路边花五块钱买了个煎饼啃着,走过学校东门的时候,正看见宛河上夕照如血,原本驻扎着不少小贩的河滩上被围了起来,似乎来了个什么施工队。
  苏谦眉心一跳,还是转身进了学校。
  晚课大多是些选修,不重视的学生大有人在,苏谦此时混在人堆里慢吞吞走向教学楼,凭着对课表模糊的记忆走向顶楼的一间大教室,果然在后门口看见戴杨在里头鬼鬼祟祟地冲他打手势。
  这选修课似乎是第一次上,但眼瞅着这两百来人的阶梯教室,少他一个怎么可能被发现?
  苏谦伸手一拉后门把手,居然没拉动。戴杨在里头耸耸肩表示无可奈何。
  行吧。他翻了个白眼,走到前门口,大摇大摆往里进。讲台上老师的声音忽然停了,苏谦下意识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正装的年轻男人也正将视线落在他脸上。
  这老师有点眼熟,苏谦想,应该在学校的什么角落里看见过。只不过这么年轻,平时看到了多半也当他是个研究生博士生之类的。
  年轻老师大多脸皮薄些,他上来第一次就迟到总归不太好,苏谦想了想,冲那老师点点头道:“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晚了一点。”
  那老师还是板着脸,没什么表情的模样,缓缓开口道:“和其他同学一样,在门口录音,说明自己的年级班级姓名。”
  苏谦:???
  他这才发现,门口空着的一张桌子上放着一台录音设备,他只能顶着几百道视线走过去,用一种仿佛便秘的表情和语气说道:“苏谦,大三土木一班。”
  那老师听了这名字,眼神似乎稍稍顿了顿。
  苏谦浑身不自在地往后排走,浑然不觉有几个女生在轻声议论着:“这专业也有帅哥啊?完全校草级别嘛!”
  “快别提了,听说他们一整个学院就苏谦这一个好看的!”
  “啧啧,穿着拖鞋提着煎饼都好看……”
  戴杨勾勾手,自己往里挪了一个座位,让苏谦坐下:“知道哥们儿为什么喊你来了吧?这老师每节课都会让所有人进门之前录音,自动跟之前的音频比对,迟到、不到、找人代替,一经发现,挂科重修。”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手上配合做了个抹脖子的造型,苏谦大惊失色:“这不是个选修吗?”
  “是啊,我看着课程名字选的,《美学鉴赏》,我还以为是个温柔善良的小姐姐上课,谁知道来了这么个老魔头。”
  “钟老师哪里老了!”前排一个姑娘转过身来,忿忿不平,“人家正经是教音工的,这么年轻就做了副教授,听说校长求了他他才愿意开一门全校的选修呢!多少人选不进来,你们还挑三拣四!”
  苏谦叼着煎饼,目光沉痛地扫过教室里占比超过九成的女生,然后回到眼前,问前座的姑娘:“请教一下,你们的男神叫什么啊?”
  回去一定扎小人诅咒他。
  “他是钟樾啊!”那女生是真的很意外,“苏大帅哥,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啊?”
  苏谦心说我装作不认识他能有什么好处,但出于不跟女孩子计较的人生信条,他只是笑着点了点头,敷衍过去就算了。
  黑板上有几个零落的板书,字倒是挺好看的,衬衫领带穿得一丝不苟,甚至白色的袖口刚刚好比西装外套长出一小截,包裹着手腕,是个一看就很精英的文化人。
  “文化人”看上去不苟言笑,声线倒不是清冷禁欲那一派的,听起来挺温和,带了点恰到好处的低沉,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哪怕维特根斯坦的《美学讲演录》并不如何生动有趣。
  “……不管是朗费德从纯心理学的角度建构起来的美学原理,还是杜夫海纳与艺术结合之后的标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你们都不怎么听得进去。”
  底下有人低低笑起来。
  “……所以我们来欣赏一部电影。”钟樾走到讲台边缘,抬手关了灯,“《疏星之泮》,一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法国恐怖片,从它的音乐、画面和叙事中,你们也许会得到自己的感悟。”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