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崽崽是全世界的希望 作者:兔子发夹

发布时间:2020-11-22 08:37 类别:玄幻灵异

甜文生子强强末世
 
  文案:
  末日的木岐星上只剩下一千座城,和天上的两颗月亮
  莫小白是千城里每天脏兮兮捡破烂的孩子
  他的肚子圆滚滚的,他自己都不知道孩子他爸是谁
  龙辰是天阙上的指挥官,找了老婆大人三年,终于在小破城的垃圾回收站找到了,结果老婆怀了野男人的娃!QAQ
  这娃不能要!
  这娃要打掉!╰_╯
  ……
  带娃我可以
  养娃我愿意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orz
  恢复记忆后的莫城主,一边哄孩子睡觉,一边监督自己的“俘虏”做体能训练
  莫小白小声,“幸亏当初没听你的,把孩子打掉,不然全世界就没救了。”
  龙指挥官累得狗喘,“老婆大人说的对,是我没有脑子,所以能够开始二胎、二胎计划了吗?”
  “……小声点,吵着孩子睡觉了,”莫小白皱眉瞅着男人,“我不在的日子是不是没有人监督你训练?你现在不行了啊,再练100组再说吧。”
  一个小时候后
  指挥官大人笑的小声,咬一口老婆红通通的耳朵,“小声点,你这样我怎么再练100组?”
  一旁摇篮里早就被吵醒的崽崽:
  ……不是说天上地下水火不容吗?
  宝宝睡不着了,宝宝要举报城主和指挥官私通╯^╰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末世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小白(莫尘),龙辰 ┃ 配角:求收藏!QAQ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废土末日,绝美爱情~
  立意:英雄不朽,青山常在,愿举世太平
 
 
第1章 1更
  末日的木岐星上有很多垃圾。
  飞行器的残骸,异化者的肢体,各种动植物腐烂发臭的血泊,还有令人伸手不见五指的大雾。
  那片雾像漫天的血花,带着瑰丽的嫣红色,一团团,一阵阵扑在莫小白的脸上。
  莫小白歪了歪头,做出一个亲昵的姿势,像是在和大雾贴脸。他的脸白白嫩嫩的,像孩子,浓烈的雾气像长辈,把小小的人儿团团包裹住。
  小小的人儿像是睡着了,褴褛的衣衫被大风吹开,露出衣下瘦弱的腰肢和微微隆起的肚皮。
  整具骨架,又瘦又小,像是风大点儿,就能被吹走了。
  莫小白真的就在冷风里打了个踉跄,突然醒神,发现自己收的蒿草被一只骨瘦如柴的柴犬叼走,自己收的布帛被一位母亲抢去裹成襁褓,包住瘦小的婴儿。
  而莫小白抹了抹脸,满脸的泪水。
  中心废墟,江子湖畔。
  每次来这里收垃圾的时候,他似乎都会走神,像是魂被什么勾走了,然后在悲伤的情绪里回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落泪。
  他失忆好久了。
  从三年前,泡在江子湖里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直到今天,一共三年零四个月。
  他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是脖子上挂的一枚戒指刻了“莫小白”这三个字,于是知道了自己可能是叫莫小白。
  而且多少岁也没印象,身量小小的,个头才175,除了一双眼睛多情而深邃,像是经历过岁月外,身体发肤没有一处不像未成年。
  哦,莫小白摸了摸肚皮。
  肚子也不像,正经的未成年没这么随便。
  当然了,这个年代,随便的孩子也多,毕竟连活着都不容易,谁还去那么讲究清白?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个不正经法,怀上的。
  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阿婶。”莫小白把抢了布帛的母亲叫住。
  妇女有些紧张,紧紧抱着孩子,回头看他。
  莫小白笑了笑,脸上的善意明晃晃的,用甜甜的嗓音说道:“天冷,一条布帛裹住不挡寒的,孩子的脚都冻红了,去我那儿拿条厚一点的被子吧。”
  妇女怔怔地,跟随莫小白来到了垃圾回收站。
  这里是莫小白的窝,一个臭烘烘、脏兮兮、空间巨大的地洞窑子。
  空间这么大,却到处是泥巴、血迹、堆放的破烂垃圾,根本无从下脚,比中心废墟那个垃圾场,还见不得人……
  唯一整洁一点的,可能就是窑洞里古榕上的床铺,床铺铺在树杈间的鸟巢上,被窝雪白,枕头柔软,妇女在树下巴巴望着,莫小白借由一张梯.子爬上去,把自己的床铺抽出来一床,递给妇女。
  “我还得留一床,这床小的,你拿去吧,给孩子用的话,也够了。”
  妇女把被褥接下,高高筑起的警惕稍卸下去一点。
  她用被褥第一时间把孩子裹好,小手小脚捂住,然后- cao -一口不太流利的口语,说道:“谢谢你的被子……听说今晚还有猩红雨,我没地可住……能在你这住、住一晚吗?我可以帮你打、打扫!”
  “打扫就不必了,不过是一个窑洞,要是没处可去的话,就住下来吧,一直住下来都没问题,我这儿很久没来客人了。”
  妇女面上的肌肉更松弛了一些,连连给莫小白鞠了两个躬。
  莫小白笑了笑,拍拍自己的床铺,“床铺很大,今晚你和我一起睡吧。”
  “哎!”
  妇女脸上的笑脸,让她显得年轻了一些。
  今晚来垃圾回收站借宿的这位母亲,叫做依贝,其实年纪不大,是个30多岁的二宝妈妈。
  第一个孩子正好赶上木岐星上的初次末日,被天上的怪鸟叼走,没活过满月,第二胎赶着二次末日的战争前夜怀上,前两周才生出来。
  这还是个月子里的母亲。
  据依贝说,孩子的父亲是战时的后勤,给千城效力的,结果打仗时,所有的后勤都顶去前线,废了一条腿,便退了。
猜你会喜欢....